笔下文化

【散文精选】采采芣苢

采采芣苢

春暖花开,几位好友相约踏青。浅山陌畴,馥香浓郁,拥红堆雪,杨柳依依。“闺蜜”们怜香惜玉,沉浸在“人面桃花相映红”的美赏中。蓦然回首,我见不远处的磷头上一抹青色,便走近探“秘”。谁知这一探竟扯出一缕缕情思。

家乡有样野草叫车前草,不过我们经常叫其昵称“猪耳根儿棵”,那是生长在路边、溪畔、沟沿、堰头上的“弃儿”。

我曾细致观察过这东西,油肥的叶片,掌面生纵向的凹纹,收拢于叶柄处就像猪耳朵的形状,无怪人们给它个形象的称谓。

至于为什么又叫车前草呢?记得爷爷给我讲过个故事:说古时候有名将军带队去伐西戎,由于地形生疏被围困在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时值盛夏,天旱无雨,兵马都因缺水而得了“尿血症”,荒郊野外哪里有药物,可把人急坏了。这时候有个马夫发现了蹊跷,有几匹马欢似的无此症状。仔细观察,发现马儿尽食路边的一种油绿草棵儿,马夫拽点叶子咀嚼,略显涩涩的,便吃了点,也真神奇,自己的病好了,便马上报告将军。将军说草在哪里,马夫顺手一指,“喏,车前便是”。于是将军命全体将士采食,过了一劫。那“车前草”的名字便传了下来。

待我上中学后,偶然知晓这车前草还有个“雅号”—芣苢。那是源于《诗经·周南·芣苢》:

“采采芣苢,薄言采之。 采采芣苢,薄言有之。 采采芣苢,薄言掇之。 采采芣苢,薄言捋之。 采采芣苢,薄言袺之。 采采芣苢,薄言襭之”。

老师说这是先秦人们采车前草时所唱的歌谣。《诗经原始》的作者方玉润曰:“涵咏此诗,恍听田家妇女三三五五于平原秀野、风和日丽中群歌互答,余音袅袅,若远若近,忽断忽续,不知其情之何以移,而神之何以旷”!

记得小时候我身体羸弱,经常拉肚子,吃西药又不去根儿,奶奶领我去看村里的一位老中医祥爷。祥爷让奶奶去薅些“猪耳根儿棵”熬熬喝。那东西熬后绿汤子,涩涩的味道难以下咽。奶奶便给调点蜂蜜让喝下去。后来母亲听说这东西还可当菜吃,明目清热,便采些回来煮煮凉拌吃。只觉得那味道怪怪的,不比别的青菜好食。但说来别人不信,我的腹泻倒是好了。

大学时写《诗经》赏析文章,我和同桌都选题《芣苢》,结果她采用毛传说此草“宜怀任(妊)”即可以疗治不孕;说此诗疑惑是皇宫后妃们采摘以孕子。我俩发生争执,我给他说了一大堆经历,她也不信,难怪人家是城里人吗!可谁知不打不成交,后来我们走到了一起,当然最终她还是被我说服了。因为文学艺术深厚的根源,就在于直接深刻的生命体悟之中。

“闺蜜”们见我异地发愣,都“喳喳”着过来,发现是车前草,个个一头雾水。我给他们讲了其功用典故后,大家嚷嚷要“采采芣苢”,我却力阻,告诉大家,毕竟时代不同了,让芣苢拥抱春天吧!让自然的环境美常驻我们心中。只有她微笑着吟咏:“采采芣苢,薄言美之。采采芣苢,薄言止之”。


美文由 笔下文化 编辑,欢迎转载分享!:首页 > 赏·美文 » 【散文精选】采采芣苢

感觉不错,文字很赞哦!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