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化

【散文精选】蒹葭苍苍中的女子

蒹葭苍苍中的女子

世上最美的东西是什么?是情思。我不知道自己这唐突的疑问和结论人们是否认同。但有幅图景在心中萦绕是不去的。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诗经?国风?秦风》为我心作画。

天蓝蓝,水澹澹,清吹过岸边的芦苇,叶片婆娑,株影涟涟。手提竹篮的女孩儿,痴立阑珊,忘却采撷草湄中的香花,只把清澈如水的眸子投向水之彼岸。

远方淡淡的一抹白墙黛瓦隐在芦花间,隔岸的丛丛蒹葭,弄影一个与我姻缘的她,守望水边。或许有天伊人涉水而来,与我执手泪眼;当若,我溯流相随,偕老百年。

穿越时光的隧道,漫步诗三百的田园。“关关雎鸠,在河之洲”,那个采摘荇菜的窈窕淑女,左右流盼,谁知閨心若波澜?“爱而不见,搔首踟蹰”,静女手上那支“彤管”怡悦着美人的寄托!“彼美孟姜,德音不忘”,知心的话儿早已盈车丰“辇”!还有露面不露面的女子只是觉得无一不在芦花间。

“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可想双双瑞鸟莅临一方蒹葭,不见焦仲卿与妻,人去空影,惟留乐府丝竹商声。

总在遐想,卓文君当垆沽酒,“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唐·韦庄《菩萨蛮》)”,必在临邛的芦荡边。若此,不知买醪者买的是醉还是《诗经》中的情感,沽酒者鬻出的必然是文君酿造的爱的酎甘。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女人似水。人云杨贵妃柔弱,逢迎李隆基,结果倒丢了卿卿性命。那是他没读过《长恨歌》,白乐天道“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法国十七世纪著名的哲学家、散文家布莱兹·帕斯卡尔先生在《思想录》说:“人是一支有思想的芦苇。”真爱无尊卑,杨玉环最终回归本属于她的蒹葭丛中。

“江头落日照平沙,潮退渔船阁岸斜。白鸟一双临水立,见人惊起入芦花(宋·司空曙《江村晚眺》)”。窃以为,人不如鸟。鸟可以行我爱之所爱,遇危双双遁入芦花深处缠绵。而人呢?才女朱淑真豆蔻年华遇见了他,携手湖上赏花:“恼烟撩露,留我须臾住。携手藕花湖上路,一霎黄梅细雨。娇痴不怕人猜,和衣睡倒人怀。最是分携时候,归来懒傍妆台(《清平乐 夏日游湖》)”。结果“良辰美景”被嫁给了另一个他,落得“断肠集里断肠人”。“千里相思一撇消”,“红绡香断有谁怜”。

爱是人类永恒的主题,那是天下之大美。人曰:时代变了,如今倒好,网恋自由,破了封建罩篱,避了红尘污泥。除不知只要你吐出情丝,必然被束缚在愫茧中。

总以为虚拟空间中的情感是虚拟的,不见蒹葭不见人。如果非要把他坐实,必然大跌眼镜。不是小青年“恋”上老妪,就是少女“追”着白头翁,再不然就是在“诓、诓、诓”中幺幺哒!只有在美与丑的诠释中折射出一丝自然,撑着爱的脊梁。

古往今来,没见得走出蒹葭苍苍的女子,只缘我亦在苍苍蒹葭中;苍苍的非蒹葭,那是人间的真情!


美文由 笔下文化 编辑,欢迎转载分享!:首页 > 赏·美文 » 【散文精选】蒹葭苍苍中的女子

感觉不错,文字很赞哦!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