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化

【散文精选】每一株生命,都有绽放的权利

每一株生命,都有绽放的权利

走进沙漠,或戈壁滩,总能看到恶劣环境下,突兀而默默生长的植物,之所以说突兀,是因为它们的数量太少,它们并不起眼,甚至太过于普通,与沙漠保持一样的色调,四季更迭,生生不息。

我总为它们顽强的生命而感叹不已,你能想象得出吗,在沙尘暴来袭时,狂风大作,飞沙走石,遮天蔽日,似乎能将整个世界摧毁,可即便如此,它们仍然在沙漠里跋涉或生长,让人振奋与唏嘘。

在鸣沙山通往月牙泉的路途中,我就看到茫茫沙漠里,一株看似枯死的沙蓬,树丫细细密密,抱成一团,有的树枝被风吹断,它歪斜着身子,保持平衡,与风沙无声地抗争,就在它的脚下,是龟裂的风蚀的石块,我想,它的根系一定是深深扎入地表的,等待春暖花开,它又会复苏,又会点亮苍茫的沙洲,让这里呈现生命的绿色。

在西北漫漫冬季,我不知道,它能沉寂或枯萎多久,也许它本身就在静静等待,等待着时机,等待着萌发。我想,它也一定不会怨天尤人,它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也许这些都不重要,更无需关心是小鸟衔来的,还是大风吹来的,既然生在沙砾堆里,就应该努力适应并改善这片环境,哪怕生命的光亮并不耀眼,也许不为别的,只为要在贫瘠里,将蓬勃的生命燃烧,绚烂生命的底色。

头顶着浩瀚的蓝天,脚踏着起伏不定的黄沙,高大的沙丘背阴处,甚至还有积雪,我想,它也一定是安于清贫,并由衷快乐的,满天的繁星触手可及,金黄的月亮,就在山坳里升上来,傍依着河西走廊,莫高窟大小不一的洞穴闪耀着璀璨的历史光芒,此生孤寂乎?不,有辉煌灿烂文化的滋养,足矣。

在月牙泉畔,我还看到几株粗大、虬枝嶙峋的旱柳,旱柳也被称为左公柳,是为纪念晚清重臣左宗棠西进收复新疆一路栽植道柳而得名,并留下了“新栽杨柳三千里,引得春风度玉关”的佳话。这些柳树,树枝高擎,尽情舒展,不断地汲取养分,它们已有上百年的历史,也许屡经风沙,树干都是裂开的,裂痕很深,雪灌进缝里,犹如镶嵌的洁白花朵,让柳树多了一些生机与点缀,它们也是沙漠里与复杂、贫乏环境有力抗争的典范。

月牙泉,覆盖着厚厚的积雪,芦苇,尽呈衰竭的枯色,旱柳在广袤的荒漠里,守卫着这一眼清泉,也守卫着自己的家园,让人看到生命的绿洲,感受生命的多彩与明艳。

每一株生命,都有绽放的权利,每一棵花草,都有蕴藏的美丽。如同这生命的沙蓬,意志的杨柳,在岁月的沧桑与残酷里,尽现一生最令人感动的活力与欣喜!


美文由 笔下文化 编辑,欢迎转载分享!:首页 > 赏·美文 » 【散文精选】每一株生命,都有绽放的权利

感觉不错,文字很赞哦!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