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化

【散文精选】从容生活,优雅老去

从容生活,优雅老去

那日俯案写笔记的时候,他像发现新大陆般从我的发际拔下一根白发,长长的,刺眼的白,静静的躺在我的眼底,心里,攸忽有一丝淡淡的疼痛漫过,像突然听到花瓣从枝头跌落的声音,那么轻,又那么重的砸在心上;像一阵微风拂过平静我湖面,一波波幼小的涟漪就突然明灭着,由远及近,渐渐连成了一片。

光阴像一尾自由游的鱼,看似漫不惊心,却也是惊心动魄,等你惊觉时间逼仄的袭来,生命的年轮又悄然刻上了一圈深深的印迹。

英雄气短,美人迟暮,或许,在岁月面前,世间的一切,都是如此卑微,渺小,任你心底有如何的不情愿,当时光的刀枪剑戟兵临城下时,我们,都只能乖乖的缴械投降。

于是,一边慨叹着时间怎么会如此不经消磨,一边愤然而努力的想与时光抗争,哪怕争来一分一毫的延迟。每天早起上班前,眼霜,面霜,粉底,一层一层的涂抹着,像一个精心雕琢的戏子,可想角眉梢悄然浮现的皱纹,还是透露出锦瑟不再,流年已逝的消息。

走在街上,看着那些青春洋溢的面庞,轻盈灵动的身姿,总是忍不住要多看几眼,曾经的我们,也曾二八芳华,也曾朝气蓬勃,可是,一切,就这样如风般,远去了,消逝了,只留下一些零碎的片断,那么近,又那么远,再也无法触及。

想想,青春真应该是人生中最宝贵的财富,花朵一样的年纪,手中有大把的时间可供挥霍,犯错了不要紧,还有改正的机会,迷途了也不怕,还可以浪子回头。而于容貌,不用刻意的折腾,只是素面朝天,脸庞也能艳若桃花,无论是朴素还是淡雅的颜色,披上青春的身上,都有着无法言说的美好。

换季时收拾衣橱里的衣物,一直不喜欢过于艳丽的颜色,黑白色调的衣服占了绝大多数,但还有两件几年前买过的淡粉色的衣服,寂寂的挂在角落里,像是被冷落的妃子,一个人守着薄凉的光阴度日。拿出来穿上,在镜子前照了照,却只能恋恋不舍的脱下来,人与衣物的缘分,和人与青春一样,过去了那个年龄段,就只能在回忆里温柔而惆怅的怀念了。

偶尔会遇到楼上的一位姐姐,高挑的身材,一头飘逸的长发如瀑布般披在肩上,得体的衣着,精致的妆容,举手投足间都流溢着一种成熟的,优雅从容的味道,可是,眼神里总少了青春年少时的清澈纯净。

恍惚觉得,光阴是在一夕间突然老去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怎么突然就有了颓颜,年少时一夜不睡照样精神抖擞的自己,现在缺了几个小时的觉怎么就浑身无力了。青春是无可挽回的消耗品,即便你付出再多的代价,运用再多的金钱去做各种美容手术,也无法阻止她如影随行的脚步,日渐褶皱的皮肤,洗头时一根根掉落的发丝,都在那么真切的告诉你,你已不再年轻。

不管你接受还是不接受,生命的刀割斧削,是任谁都无法抵抗的啊!

雪小禅说:“光阴早就把最美妙的东西加在了修炼它的人身上,那个美妙的东西,是清淡,是安稳,是从容不迫,也是一颗最自然的心。”

岁月就是这样,有时美好,有时薄凉,让人欢喜,又让人惆怅,也幸好,它在带走一些过往的同时,也给生命留下了许多的值得珍惜和让人成长的东西。

既然年少时没有认真的年轻过,那么,从现在起,就选择认真的老去吧!

想起那些老成妖精的女人,像张曼玉,像赵雅芝,像杜拉斯,在她们身上,你看得见光阴雕琢过的痕迹,却更看得到她们将岁月的沧桑转化成了一种优雅的、成熟的美,虽然老了,却老得风情,老得雅致。

书中读到这样一个场景,笔者去参加一个宴会,看到一位披着红色披肩,戴着珍珠项链的八十岁的女人,一头卷卷的发,不黑,亦不白,是恰恰好好的颜色,她手上戴着几克拉的钻戒,手背上印了蓝色的小蝴蝶,眼睛大而迷人。这样的女人,虽然不再年轻,但你觉得她不美吗?

远去的是时光,是容颜,是任谁也无法抵挡的岁月风霜,可,只若你的心不曾老去,便总会不断的与更好的自己迎面相遇。

青春远了,日子旧了,心态也一点点的走向平和,宁静,不再高谈阔论的发表自己的观点,懂得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尊重他人,不再把自己的见解强加给别人,懂得了得失有度,聚散随缘,每一程的走过都是生命中必不可少的风景,也正是这些看似遗憾和薄凉交织的旅程,才构成了我们长长的一生。

春天来的时候,满树的花绚烂的开着,我们只需静静的欣赏,静静的采摘,花期过了,还有一树树葱郁的绿明媚着眼眸,绿意褪了,还有满坡金黄色的秋叶静美,岁月中,只若你用心去赏,总会有绵延不绝的风景。

不再匆忙的赶路,闲暇的日子里,给自己一个随意舒服的姿态,拥一扇暖阳,捧一卷书,听几曲弦音,平凡琐碎的日子,便会凭添许多生动美好的气息。

不再急急的奔赴一场花开,更喜欢坐在流年河畔,做一个安静的看花人,看春风轻柔的拂过大地,看一树树桃花在风中展开灿烂的笑颜,看南归的燕子在屋檐下斜斜掠过,看墙角的青苔静数着细碎的光阴,而后,铺开一纸素笺,拈花香润笔,清露为墨,一笔写花开,一笔写叶落,一笔写春归,一笔写雁来,让那些花开陌上,香飘四季;清风过隙,玉笛飞声;隔帘鸟语,淡淡涌动的欢娱,像破土而出的诗行,温柔的开在眼底,开在心间。

有人说,法国女人二十岁活青春,三十岁活韵味,四十岁活智慧,五十岁活坦然,六十岁活轻松,七八十岁就成无价之宝。在法国,年老仍旧风姿绰约、韵味十足的比比皆是。

若有美好藏于心,岁月从不败美人。所以,老了,并不可怕,只要心怀优雅,美人依然是美人,英雄仍旧是英雄,愿尘世中行走的你我,都能从容生活,优雅老去。


美文由 笔下文化 编辑,欢迎转载分享!:首页 > 赏·美文 » 【散文精选】从容生活,优雅老去

感觉不错,文字很赞哦!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