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化

【伤感日志】曾执念衣带渐宽,却兀自灯火阑珊

曾执念衣带渐宽,却兀自灯火阑珊

蓦然回首,覆水难收。时光如初,岁月如顾。思你念你虽煎熬,纵使衣宽人瘦终不悔。愿你在那灯火阑珊处,我仍寻你千百度。你说,你忘了回忆,可是,我忘了忘记。我与你,像风和沙,缠缠又绵绵,狂舞天涯,追忆前尘往事,亦如花开无声,花落无言,平静的如一朵睡莲。

谢谢你让我的心沸腾过,即使你从未真正向我走来。这时光有时黯然失色,愿你心中充满阳光;这世界有时很坏,愿你被温柔以待。都说:人不应该苟活于眼前的苟且,还应努力追求属于自己的诗和远方。可是,纵使相逢却别离,唯念后会有期。若有朝一日你无处可去,不妨归来,把我当作岁月的尽头,此生陌路天涯,那样我心也安然舒畅。

多舍不得,也得离开,在一次次轮回里,放下,却是此生后会无期。常人都说:忘记一个人很简单,不要见,不要贱。也许不见的人是你,也许犯贱的人是我。可是有生之年,为心花怒放的人儿,犯贱一回,便此生足矣。我曾不停地拷问自己,难道说我爱你,真的只是我的事吗?也许,扑朔迷离的感情,到最后都是无解。不必要答应的感情,总是选择缄默平静。人要拿得起,也要放得下。何尝不是如此呢?

生命是一场聚散,有相见恨晚的伊始,有薄情寡义的收场。所有的遇见,都是一场命中注定。你别趁虚而入,我不会随意将就。你不必如此冷漠,我从未想过与你纠缠。与其相见不如怀念,与其纠缠不如随缘。逢场作戏的爱情,不要也罢。有缘无分的爱人,放手也好。能够善始善终走到一起固然是好,但心心相通才是最终的必要。可是那些不成言语的爱,你可曾知道?

曾经这般感言,爱一个人,就别草草收场。时间是最好的良药,我们要经得起等待。我一直都在,不论相见如否。故事与酒更配,但这样更容易让人落泪。只要你愿意,你也可以成为我的“女神”。可是你的答复,却成为彼此的辜负。晚点遇见你,余生都是你。曾经骄傲得谁也不低头,可后来,我学会花言巧语面对不同的狗。人生无常,命运谁知。一切充满着变数。我一直想找这样的人,要爱就爱得彻底,要分就分得痛苦。然而热血沸腾的开始,竟是不了了之的结束。

择一人终老,许一世安稳。生命之中,总会遇见那么一个人,包容你的全部,与你温柔相待。据说:“我养你”是世界上最美的情话,可是再也找不到对的人言说。你离开之后,我再也无法那样一如既往地喜欢一个人了。为了爱你我放弃一切,没想到也包括你。没想到我们纠缠不清的爱情,就在你心如死灰的冷漠中草草收场。大概,我旦旦的誓言是假想的虚无,我达达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我不是归人,我只是个过客,人生本过客,何须千千结。你的时间有限,所以不要为别人而活,不要对自己过于自信,能收拾你的人,要比你想象的多。

繁华如三千东流水,我只取一瓢爱了你。不求感人肺腑,只求刀枪不入。不求尽如人意,只求无愧我心。正如有人说的那样:“当时间过去,我们忘记了我们曾经义无所顾地爱过一个人,忘记了他的温柔,忘记了他为我做的一切。我对他再没有感觉,我不再爱他了。为什么会这样?原来我们的爱情败给了岁月。首先是爱情使你忘记时间,然后是时间使你忘记爱情。”对,爱情没那么复杂,是我们经历不多,却焦虑不安,因此想得太多。曾执念衣带渐宽,却兀自灯火阑珊。纵西风碧树凋残,仍海角天涯望断。


美文由 笔下文化 编辑,欢迎转载分享!:首页 > 赏·美文 » 【伤感日志】曾执念衣带渐宽,却兀自灯火阑珊

衣带渐宽哦!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