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化

【散文精选】三月桃花拂面来

三月桃花拂面来

三月,注定要犯桃花的。

三月,山泼黛,水挼蓝,花争艳,翠相搀,山精水魂显尽了风采,但最惹眼的还是桃花,“满树和娇烂漫红,万枝丹彩灼春融。”山山水水,桃花,红红、粉粉的烟霞,恍若袅袅的仙气,萦绕在天地间,四海八荒,一下子,活色生香,风月无边起来。

三月,平平仄仄,读不尽山光水色的风姿,清词丽句,亦写不尽桃花的风华正茂。“争花不待叶,满缀欲无枝”;“雨中草色绿堪染,水上桃花红欲然”;“鸭头春水浓如染,水面桃花弄春脸”……从古至今,尽管,桃花的诗、桃花的词、桃花的文,数不胜数,名篇迭出。然而,年年三月,网络、纸上、桃花的诗文,华丽、唯美、醉人的篇章,还是铺天盖地而来。

虽然,我不过是大千世界,芸芸众生中,渺若微尘的一名女子,识得几个的文字,闲情时,喜欢掇文掞字写些小文字,怡情悦性。三月,我自然也忍不住了,要写桃花。因为,三月,无论我走到哪里,我的眼眸,总绕不开,躲不过,那桃花,深红浅红皆可爱的魅惑。微信朋友圈中,朋友一边晒着桃花的相片,一边用表情包笑吟吟地问:“约吗?看桃花去!”。走在路上,路遇朋友,满脸春光,互相打趣着:“看你,满面喜色,遇桃花了吧!”舞蹈课上,老师打一个喷嚏,学员便笑道:“老师,定是桃花过敏了!”引来一阵开怀畅笑。下了班,走在河畔,或路过街边公园,还会时不时,与深深浅浅,浓淡皆相宜的桃花撞个满怀,就连坐地铁,也看见纷纷扬扬,满天飞舞着、片片桃花瓣的广告牌,唯美的画面上,写着:“浅浅,过来!”“浅浅,几日不见,我想你想得厉害!”一头雾水,问朋友才知道,那是少男少女所追捧的神话爱情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里的精典对白。三月,红尘阡陌,我兜兜转转,亦转不出十里桃花的妩媚与妖娆。

也许,这皆因了,从古至今,桃花总给人留下下美好的念想。

那一片,开在陶公的《桃花源记》中的桃花,过着逍遥自在、自给自足、与世无争,与世隔绝的生活,是最让人欣羡的。自从这世外桃源开辟于陶公的笔下以来,吸引了多少的平民百姓、文人雅士,还有达官显贵,前去寻找。这些人,有真正心向桃源的,亦有寻热闹的,当然还有心怀鬼胎的。然而,这世外桃源“奇踪隐五百,一朝敞神界。”旋即复寻之,却是往昔踪迹尽消失,去路满荒废。直让后人寻寻复觅觅,痴想了上千年!芳草鲜美,落英缤纷的桃花源,这样美不胜收,如梦似幻的仙境在陶公笔下施施然地出现,羡煞了世人的眼球,然而又飘飘然地在陶公笔下隐匿不见了。陶公认为桃花源“淳薄既异源,”因此“旋复还幽蔽。”这样的世外桃源,是可遇不可求的,况且还是动荡不安的年代!

陶公的年代,世人过着,铁马金戈、居无定所、颠沛流离的生活。桃花源,不过是那时候,世人心之所向,一处能够安居乐业、自由平等生活的地方。然而,这样的生活,对于那个年代的世人来说,却如同寻个世外桃源一样的不可求!如今,生活在和平年代的我们,却也时时在寻找着桃花源,殊不知,如今的我们,只要心中有春风,处处桃花开,处处是桃源。

有时候,我会忍不住地想:“陶公为什么写桃花源记,而不以兰梅菊竹四君子为引子,写一篇梅花源记,或是菊花源记,来一个世外梅源、或世外菊源呢?”也许这四物的格调太高了吧!那兰花,是不必说的,它根本就不食人间烟火,只适合躲在空谷中孤芳自赏;梅花却太过冷艳孤傲,高标逸韵的它生性喜欢孤独,不适合宜家宜室;菊太于过孤清高洁,只适合做一名的隐士;竹子那刚正不阿,正气凛然的样子简直有些不近人情。而桃花不一样,红红纷纷、轰轰烈烈、浩浩荡荡而来,热闹中透着美好祥和温暧,而且诗经里不是说桃花“宜其室家、宜其家室、宜其家人。”

《诗经》里的桃花是美丽的新嫁娘。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桃花从《诗经》里走出,着一身、红霞凤披,袅袅娜娜走进,三月的烟雨中,带着朦朦胧胧的喜悦,倚着春风,端然于山水间,低着眉,嘴角荡着无限的春波,灼灼的桃色,泛着盈盈的欣喜,潋滟着山光水色,也潋滟了未来的时光。之子于归,宜其室家的桃花,明媚、温婉、端庄、娴雅,左手烟火,右手诗意,打点着曰子温润而绵长。这样安居乐业,和平安定,子孙绕膝的生活,不是正是桃花源里,世人所追求的生活吗?都说桃花是爱情的俘虏。是呀,遇见,这样的桃花,谁能不爱?爱情于桃花,也是奢侈的,一来,便许下三生三世的缘!

桃花浅深处,似均深浅妆。桃花,妩媚、妖娆、曼妙、多姿。遇见,这样的桃花,谁能不痴?别说那些挥毫泼墨的文人墨客,就连我这个心如止水的半老徐娘,遇见桃花,也要犯痴的。半晌半晌地痴恋于桃花底下,虽说一张半老的脸,经历了四十余年的风霜雨打,早没了韶光年华清丽的模样,然而,站在桃花底下,人面桃花相映红,生生地染了几分的桃色,也自觉得面若桃花,眉间清朗起来。尽管岁月的尘,织就了密密匝匝的网,网住了我的心,不再轻易呯然跳动,然,氤氲在若有若无的桃花香中,我却感到胸腔里的那颗心,在隐隐迭宕着。原来,我那颗沉寂的心,并没有坐化在流年里,那静如幽潭的心湖里,其实一直还睡着一缕桃红的幽梦。桃花开了,梦活了,寻着桃香,化成了蝶,翩跹着!

站在桃花底下,缱绻在桃花的暖色中,我欣喜地发现,原来我还可以心动,还可以柔肠百转,忙忙碌碌的生活,只不过让我暂时忘了原来的自己,其实我还是当年爱你的那个人,只不过,如今的爱,不似当年那样张扬,它被时光调教成了涓涓细流,绵绵长长,波澜不惊,让人不自觉而已!欣慰之余,不由得心想,定要择一个天朗气爽、云淡风轻的晴日,与你,相携而行,寻一处桃溪柳畔,共酌桃花醉。

你在、我在,孩子快乐,父母安康。我想最美的时光,莫过于此,与心心念念的人在一起,对着时光,醉脸醺醺,此时此刻,心便是桃源。若可,我愿永久地在心中的植一片的桃红,即便走进了枯山瘦水的年岁中,与你,一起依偎在心中的那一片桃花的暖中,依然可以“秀眉霜雪颜桃花,骨青髓绿长美好。”永远不老地天真着。

浅影淡烟


美文由 笔下文化 编辑,欢迎转载分享!:首页 > 赏·美文 » 【散文精选】三月桃花拂面来

三月桃花拂面来哦!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