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化

【散文精选】清明的雨

清明的雨

清明的雨,不一定感伤。

清明的雨,不完全是泪。

伫立于卧室窗前,一丝湿润的春风从推窗檐口飘进,清新拂面,牵拽衣襟,梳理思绪,吹走神情的疲倦,纾解劳顿的压力。每年清明,都是在哀惋中追思。20年来,总感觉天地是那么动容,阴郁的天空,低沉的云朵,如泪的雨丝,一切如影随形。那一年清明,在我们目送生命的远行中,奶奶驾鹤成仙,即使哭天喊地,我们无力回天,无法挽留。

雨珠成串,思念成殇。如今,在中年人的沧桑中,我们惟有面对那种无言的伤痛揪心、无言的思念缠绵。

年后,读到同治十年修纂的平阳郡敬睦堂《汪氏宗谱》,一揽列祖列宗之功伟,细评家规、家训、宗法、宗禁,崇尚《朱子治家格言》,为先人知书达理、文墨酣畅、富于情感,我肃然起敬,甚而骄傲,从宗法中看宗子担当,深知祭祖当是我的道义责任。尽扫墓的义务,乃宗后的孝道。

春社后的周六,回乡为故去的先人焚香,带上修剪、砍刀为祖坟修整。这一天,雨后的暖阳高照,领着三弟和侄儿祭祖,站在奶奶坟前,总有一些话在默念的脑海中闪出。我告诉奶奶,如今的乡村已是桃花的红、李花的白、油菜的黄、满坡的绿,太阳在微澜的水面上洒下闪光的碎金,小鱼在浅底的青荇里自由欢畅,田埂上的野草掩住了少时光溜溜的羊肠小路,一望无际的田野早已不见放牧的少年、打猪草的村姑,广袤的大地静静地守候花开的季节。春色美好,但在无情的岁月中,我已感受到迟暮之年正在到来。

春光和暖,妻子换上母亲劳作的行头,下地摘菜,烧锅做饭,大锅灶台烹饪的味道,永远不是城里煤气小灶所能烹调出来的,我味觉大好,胃口大开,守着父母,围坐于一方小桌,一起垒起儿时的童话,苦涩教会做人,艰难锻炼心海。那感觉就是父母在家永远就在,心大了,世界就更宽。想起高晓松母亲写给晓松先生信中的一段文字,“生活不只是苟且,还有诗和远方”。从清明中禅悟,纪念先人,最好的表达是带着下人善待长辈,传递亲情,宽厚待人。

清明的雨来了,不再是我们的泪。清明的雨,是奶奶与我们在天堂与人间,用雨丝编织思念的情网,奶奶在网的那端,我们在这头,我们把所有的祈祷传递过去,将所有幸福的喜悦传送到那头,带去欢笑,带去思念,告诉奶奶仓廪殷实,事业登高。在这张情感的网络世界里,我知道,奶奶从来就没有离开过我们,她在远行,在远行中陪伴我们成长。

清明的雨来了,润泽着大地万物。清明的雨,丰盈了春天的河流,滋润着山峦,浇灌着大地。奶奶曾经耳提面命的教诲,清明的雨再一次从天堂之上带来,仿佛又在充盈着我们的耳鼓。不管多高的官爵、多厚的俸禄,家是归宿。不能当家者,何以修天下。德行天下,修德为先,五刑之属三千罪,莫大于不孝。君子不出家而成教于国,以身教者从,以言教者讼,修身处世当以义为先。桑树欲成器,当从小就育。官与财乃身外之物,修人性之本当以此为重。我深知这是先人教诲的意涵,是我们为人立身之命。

清明的雨来了,开悟着启迪智慧。清明的雨,有点清冽,滴落在树叶尖上,晶莹剔透、雍容华贵,在一束阳光的光照下,透视着光辉的深邃,眼中的世界多彩而有韵味。“人生不在初相逢,洗尽铅华也从容”,在清明的雨中荡涤,青青芳草,淡泊从容,清新脱俗,有着透彻心肺的芬芳,大地才因此弥漫泥土的清香。风的摇曳,雨水淋过,清凉的空气透过太阳穴,醒脑提神,如同捧一手雨点,凉了掌心,湿了情怀。春风卷起清明的雨,密密匝匝的敲打着窗户,披衣起坐,人勤春早,春来人更勤,年少的时候,奶奶说这正是一年浸种育秧的时候,一年的收成就从此开始。清明的雨,飘舞在空中,洗净了空气,开悟智慧,启迪人生。

清明的雨来了,是来自天堂的手。当亲情成为回忆,时光留给我们的只剩下归途,只有追忆,我们也就老了。清明的雨,是曾经抚育我们成长的手,是奶奶与我们亲情的延伸,那一份情没有远离,它抚摸着我们的脸颊,浓浓的爱意轻柔如丝,触动心灵那一扇窗户。清明的雨,点击着晚生的思想命门,让我们的灵魂净化,让我们的思想进化,人生起落有常,世事轮回,无须哀怨,无须有恨,道法自然,因果皆缘。清明的雨是大手牵起我们的小手,那一点雨滴穿过手心,有一种力量撼动心扉,我们仰望苍穹,向着天堂行注目礼,向奶奶诠释我们的家国情怀。

清明的雨,穿过漫漫时光隧道,染指人间烟尘,将我们的思念带去远方,带到遥远的世界。清明的雨是逝去光阴积淀后的暴发,让人体会到光阴积蓄的是厚重的情感;世事染过的炊烟,随清明的雨飘飞出人世事间浓浓的人情味。清明的雨,承载着我们心中无限追思的缅怀。那些年的清明,奶奶曾经递给我一把油纸伞,或一顶斗笠,或一件蓑衣,或一条雨披……,在雨中的洗礼,在香火中燎烤,这一切,在现在的清明中都已成为追忆。清明总有伤感,但不是为了伤感,在而是为了继承遗志,沿着先人的足迹继起、接力奋起。清明的雨虽然让人心里柔肠百转,但更多的是,给予我们以力量,是陪伴、是智慧。

清明的雨落在屋顶,一个华丽的转身,汇集成水,从屋檐处纵身跃下,不是悲壮的别离,而是舞出人生精彩。清明的雨在街巷边、在村口旁渗入大地,那是天堂之上的先人对人间似水柔情。我深知,清明的雨,是在绘制烟雨江南的画图,是在迎接初夏的暖意,是在伴舞莺飞草长的悸动,是在为布谷鸟弹奏鸾凤和鸣的乐章,是在为我们向九泉之下的先人们鸣唱。

清明的雨不期而至,似曾相识,又是那么遥远。

清明的雨不是生命的挽歌,敲打催人奋进的鼓。


美文由 笔下文化 编辑,欢迎转载分享!:首页 > 赏·美文 » 【散文精选】清明的雨

清明的雨哦!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