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化

【散文精选】情趣,生活的底色

情趣,生活的底色

李白云: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纯朴的生活若要恬适自甘,必然少不了一些无用的趣事。 赋有闲情风雅的情趣便是生活的底色。

为生活制造一些小情小趣,把夹缝里的日子过得活色生香便是最有趣的事。一直觉得情趣是一个人的情调趣味, 是生活中的一种格调和韵致。

《浮生六记》中的芸娘就是个极赋情趣的女子。林语堂先生说芸娘是中国文学中一个最可爱的女人。诚非过誉,芸娘的优秀不在于她的文采出众,不在于她的女红精致,而在于她的情趣,在于她的风雅感性和缄默沉静。

沈复命途多舛,芸娘却不落俗,和沈复耳鬓厮磨二十三年,苦中作乐,用一颗玲珑心过出安贫乐道的风雅。

芸娘是个蕙质兰心的女子,她用她的智慧和情趣为安贫的生活增添了许多风雅和乐趣。沈复闲居在家时,案头,桌上瓶花不断。芸娘为其提议,用死去的昆虫做成标本,系在花草之间,或抱花梗,或踩绿叶,便可栩栩如生。芸娘对生活的用心和风雅令所见之人拍案叫绝。

芸娘是个极懂生活情趣的女子。她的出色在一个个生活细节中呈现。她为爱喝小酒的沈复量身定做的“梅花盒”。白瓷的碟子,摆成梅花的形状,置入可口的小菜。既入目养心,又不浪费、铺张。这个蕙质兰心的女子,用她的情趣和节俭把安贫的日子过得活色生香。

她对生活的热爱,对日常琐事的用心,为安贫的生活制造着一个又一个美好。夏天荷花初放时,晚上闭合,白天盛开。芸娘便把少许茶叶放在荷花心。第二天早晨取出,烹了雨水来泡茶,那茶香,茶韵自然绝妙。

如果说芸娘是中国文学中最可爱的女人,那么张岱便是中国文学史上最会制造小情小趣,享受生活的男子。

“极爱繁华,好精舍,好美婢,好娈童,好鲜衣,好美食,好骏马,好华灯,好烟火,好梨园,好鼓吹,好古董,好花鸟。”这是张岱的《自为墓志铭》,极为精彩的墓志铭。

他把一生活成了天地风华,独自芳香,散发着迷人的味道。读着张岱的《湖心亭看雪》,我的心像遇见另一个自己一样地欢喜着。寒冷的雪夜,一个人撑着一叶扁舟,穿着细毛皮衣,带着火炉,独自前往湖心亭观赏雪景。在湖心亭看雪,小酌,品茗,谈心,也只有和张岱这样的人才可以独享两个人的孤独和繁华。

读着这样的文字,痴痴地把心底的碎碎念念说给他听:我想嫁给张岱……他幽幽地回我:你想穿越到明代?如果你喜欢张岱,那么余生我就做你的“张岱”……

陪伴是最长情的的告白。多好呀!余生有一个人愿意陪你制造一些生活中的闲情逸趣。这一生如果有一个人愿意陪你做一些“无用”的趣事,把平淡的烟火过得活色生香,已是人生最美的相遇。

我喜欢喝茶,他便陪我喝茶;我喜欢花开,他便陪我一起去寻春,赏花;我喜欢读书,写字,他便用心读我的文字;我喜欢在室内摆放一些花木,饰品,他便和我一起打造着生活中的小情小趣……

下班途中和他小心翼翼地潜入一座废弃的果园,用事先备好的剪刀,精挑细选地剪回几枝桃花灼灼。虽是一枝独秀,已是春色满屋。

我喜欢鲜花,如果当日要插花,喜欢一口气给它摆成自己喜欢的姿态,一瓶子的芳菲哗的一下就给房子加添了生命。那种生活情趣,可以因为花的进入,完全改观。只是瓶中一枝,也有一份清幽,也是生活中靓丽的底色。

喜欢这样的日子:慢下来的时光,随意地喝喝茶,读读书,写写字,插几枝鲜花于室内。用一颗素简心经营一些平淡烟火中的小情小趣。 因为遇见,因为懂得,所以珍惜。和他约好,一起用余生做些无用的趣事,等到老了一起书写我们的《浮生七记》。平淡的岁月如此如是,已是静美。

清明假期,冒着蒙蒙细雨,和他一起去花事中寻找小情小趣,为生活添著一笔靓丽的底色。花开锦绣时,最美四月景。在我们的眼眸心痕,四月,春天就这么热热闹闹地来了。一路的风情,一路的摇曳多姿。

四月,所有的花儿们都来凑热闹,来参加春的宴会,为我们平淡的生活制造一些养心的情趣。灼灼的桃花是美丽的新娘,在春风中那么美,那么娇艳,那么招摇,惹得你的眼眸忍不住的直在她的粉脸上凝望。

白樱花可没有桃花的招摇,她如一位端庄大气的女子,静静地在躲一隅独自开放,用一双淡然的眼睛看着这生机盎然的世界,不争春,不炫耀。

我喜欢白樱花的素,喜欢她的白,那么优雅,素净,如一位从远古走来的女子。只一眼,那种柔美,便在你眉间心痕,落地生根。

多好啊!那样纯白的颜色不染一丝尘埃,就如一份纯真的爱情,洁白无瑕,温润如玉。

和他约好,等到我们老了,就沿海边寻一方小院住下,小院内有我们用心打造的亭台楼阁,假山长廊,园林美景……

闲暇时光,邀友人小聚,可小酌,可读书,可喝茶,可养花……用两个人的柔情喂养一份情趣,把生活的底色点亮。

小桥流水,丝竹于耳。一席茶,一盏灯,一良人相伴,琴棋书画,虽粗淡,却是生活中浓浓的情趣。只是一份心仪的温暖,亦能把对生活的激情点燃。


美文由 笔下文化 编辑,欢迎转载分享!:首页 > 赏·美文 » 【散文精选】情趣,生活的底色

情趣,生活的底色哦!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