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化

【散文精选】生命如斯

生命如斯

天气转暖,白昼也渐渐地被拉长了。一夜酣眠无梦,拉开窗帘,一道温煦的柔阳迎面扑来,给我问了个大好。昨夜下了雨,地上还留有片片水渍。嫩黄的叶子湿漉漉的,不知从哪个枝头传来了几声悦耳的鸟鸣声。眼下,房屋重重叠叠,傍山而作,如堆蒸糕。举目四瞩,俨然四面环山,山外重山,山中于翠绿中镶嵌片片粉嫩,那是一片片新生命的跃动,一切如画。

不时从那片新锄的菜地或是水洼里传来几声间断的蛙声,其间又夹杂有零碎的不知名的虫鸣声,似乎就在脚下。整个的世界似乎还没有完全从昨夜的甜睡中苏醒过来,俨然一个暖春的早晨。

令人感兴趣的是窗前这片不成林的草木林,自去年入秋的衰朽以来,只在这转瞬的几个月间就已生机盎然。犹记得那时连日的凄风冷雨,夺去了天地间的熠熠色彩,给这人世间笼罩着一层叫人绝望的阴惨惨的雾霭。我惊讶地发现,大自然的怪手蒂结了这片赏心悦目的小林子,又亲手剥掉了它的这层鲜艳的外衣,只剩下几片孤零零的枯叶,在微风中瑟瑟发抖。紧跟着,冬之神又施展它那威力无比的点冰术使大地变得僵化麻木,这时只留下光秃秃的树枝矗立着,在寒风中摩挲着,发出“沙沙”的哀泣。

那时,我用着一种悲天悯人的心怀注视着它们,我知道它们生命的精灵已退缩到了根部,可我心里还是生起一股疑问,它们究竟在来年春回大地时还能发几枝呢?这时,驻立窗前的我才发现,原来我的那点哀悼与忧虑是多余的,此时,它们正勃发出酝酿的生命力量,欢呼雀跃地占满枝头。

人,是一种怪物。这种怪物的心理更是怪到难以琢磨。当外在环境以它本身的面貌呈现在我们面前时,我们往往对它孰视无睹,仿佛就该那样。记得刚搬进这屋时,正是草长莺飞的季候,万事万物都生机勃发。尽管我只要推开窗那片苍翠便映入眼帘,于炎夏中为我送来阵阵阴凉,也送来阵阵清香。可我并没有对它投入多少的目光,直到它发生了变化,褪掉了艳丽的色泽,我才为它的这点哀戚——说是一种轮回,或许会更合适——渐渐关切起来。如今,这片不成林的草木林又焕醒了原始的生命,这些生命的精灵又会沿着它的根系慢慢升腾,然后跃满它们全身。时间也是个古怪的东西,时间改变了他们的旧模样,可它们仍旧会在时间的隧道里长成原来的样子。

眼下,纤草初渥,足下的春泥在散发着一股柔软的香甜,远山云来雾往,千壑生烟。这是个神奇的季节。

我披上衣裳,怀着满怀的喜悦,走向我的大自然。鲜嫩的草丛,迎风展动的嫩叶,间或的鸟鸣以及山上的野花都令我无比感动。站在盈动的春风里,一切都是那么的舒畅……


美文由 笔下文化 编辑,欢迎转载分享!:首页 > 赏·美文 » 【散文精选】生命如斯

感觉不错,文字很赞哦!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