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化

【散文精选】冷酒自述

冷酒自述

我自觉就是坛冷酒。被时光遗忘在岁月里头,久久的置于无人问津的大山深处。就在乡下一孔窑洞里头,占着的也只是不当紧的一个角落。

这怨不的什么。不是社会的埋没,不是人为的疏忽。更没有一只手左右,酒的命运。最主要的是:自己本来也就不是什么品牌名酒。当然就没知名度,更谈不上拥有成千上万消费的人群。它产在乡下,酿造在深山里头。工艺简单,口感总与验酒师评价指数相左。

不过,即便是冷酒。呷一点入口,虽是冰凉辣口,口感不佳,毕竟入喉以后,顺了喉咙进了胃内,酒劲尚有,也会虽时间温热你的心头。

有一句俗语云;“冷酒慢发热。”这大意是变在后头吧。我这酒会不会变在后头?难说。不过私下常常寻思;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虽说人有不同,事有所别。文有高下,德有优劣。但作为人,应当趋其优而避其劣。尽其力而避其惰。凡所为之事,极尽所能而不能者,不为其差。举全力而不能成功者,不为生所悲。

我即然来这世上一走,即占了生的空间,又占了生的分额。虽有许多爱好与诉求,当以一个人存在的理由为索求,想让自己享受那么多没有过的享受,先应考虑生的价值,活的意义。虽然,不敢大气的说,自己有多大本事。即便柔弱如水,也该与世与人有些用处,能让人执之手中,解点渴愁。即便瘦小如蚁,不敢依附谁,养尊处优,给这世界添些烦忧。所为大海浩瀚,离不开千溪万流,江水迅猛,也是众川汇聚所有。一个人力量再小,也应为国所虑,为社会担忧,就像明亮的夜空,不是一个星星可朗照了整个天空。

我也不想把作家,诗人当成一件衣服,披在身上,没人看上,自我欣赏。我只想让写下的东西说话。现在说不上强的,以后补上。绝不要有其貌无其质,有其外而无其实。虽然,破石头烂房,过层水泥便光,涂些涂料就亮。我不想。我只想有其形就有其内涵,有外在的美,而内在的更漂亮。前些日子,写了首诗,叫《不该红的番茄红了》,是讽刺一些人急功近利,而另一些人,冒天下之大不讳,破坏生物界的常规。为其大行方便,大开绿灯的龌龊之举。结果,有些网站不敢发,有些主编怕的要命。当然后来还是发表了。

阳春白雪,登那大雅之堂。下里巴人,百姓传唱。酒也一样,高档次的人头马,法兰地有它的消费群体时,村醪水酒,也不是没人品尝。我就见那盖楼房,打临工的外地人,到镇上小店,红高粱散酒,几斤几斤的买去喝。做不了大的,别小的又看不上。

伺教之余,即喜涂抹。也有数百件作品发表。待到退休,越发不可止休。数年中又有千余诗歌,数百篇散文,小说发表。从人民网新华网到各省网站,从中国作协网到数家省作协网,以及专业的文学网站。从省媒纸刊到县级刊物,都有作品面世。尤以晋楚文坛,长江论坛所发散文,诗歌见好。不仅入选年度大展,更有如许知名作家喝彩叫好。称在下是散文高手。作为我,不为之所动。虽喜而不致于色,得意于心,不会因之而忘形。我清楚;要提高自我的地方还很多,不懂要学的依然不少。

突然有种负疚心理,抱憾之感。就如一个人为生计,为事业抛家舍祖,在外打拚,忘了关心家人,或为家里做的过少一样。觉得对不住老家人,对不住江东父老,很有些回报之想,回馈之念。

今早,百度上打开蔡志杰网页,看到内中有我学生,唤作杨东婷的,写了和一位作家交往的事。那散文更使我有心难安。决定上传媒网,发一批本人被媒体确认的佳作,经典,以飨养育过我的家乡人。

匆匆撰就,不成其作。


美文由 笔下文化 编辑,欢迎转载分享!:首页 > 赏·美文 » 【散文精选】冷酒自述

感觉不错,文字很赞哦!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