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化

【散文精选】杏花微雨

杏花微雨

四郎,那年杏花微雨,你说你是果郡王,也许,一开始便是错了。甄嬛有些感伤,淡淡的情愁裹挟着宿命的纠葛,剪不断,理还乱。

莫道皇上,莫说果郡王,只记得,那是一个杏花微雨的日子。

真的美,杏花微雨,风递细香,不可抵御就爱上了一个人。

微,多精妙的一个字。

微笑、微风、微喜,这微,有薄薄的,细细的感觉,像一片柳叶轻轻飘到了湖中,不动声色的温柔,却把一湖的水都麻酥酥,软绵绵起来。

微,常是润物细无声,而又让人欲罢不能。

一个低眉的女子,微微闭合着双眼,那样的欲说还休,带着遥远的古意。

回眸一笑百媚生,想来就是微笑,笑不露齿,杏眼微睁,转身处,恰就是美好遇着美好,那该是多么让人向往的事情啊。

古语说花到半开月半圆。微微绽放,好比闺中女子,二八容颜,娇俏可人,羞羞答答,又蠢蠢欲动,直撩得人心也痒痒,意也痒痒。你以为怒放才是美,像樱花一样,铺天盖地地开,然后撕心裂肺地落,盛大而寂寥,极度的繁华之后就是死寂的落寞。然而,赴死的决绝,到底是伤神的事情。

微,像杯中袅袅娜娜的茶香,轻飘飘,慢悠悠,一丝一毫都钻到了鼻尖、心房,然后是神也清,气也爽。

原本,我是喜欢一树繁华,眼花缭乱的美,满世界啊,都是花,都是香,根本不用斟酒,你就醉得一塌糊涂。

在某一个春日的晨,我依然带着久违的心动去寻找那缤纷的美,可是,来不及长满叶的枝头,几朵杏花的苞像邻家的小妹与我撞了个满怀,接下来,我就舍不得挪开视线。清清新新,沁人心脾。

潮红的小脸有着不染风尘的纯粹,偶尔一两瓣已张开,开得那么迷人。

迷人啊,真的迷人。

它微微绽放的样子,充满了力量,你仿佛就看到了大片大片的锦绣,心里全是愉悦,全是欣喜,全是激动。断不会有看到满树繁华之后那种隐隐的忧伤,总担心下一刻就纷纷 落下,碾作尘。

喜欢一个人,也可以微微去喜欢,轻轻地,淡淡地。

我们这一生总要去认真爱一个人,不问前生,不求来世。对他好,想着念着,哪怕千愁万苦,就是放不下,忘不了。仿佛爱情的样子就应该是火一样炽热,纵然蚀骨,飞蛾扑火的决心是我们献向爱情最美的情书。

我们总是会忘记爱别人的时候,留三分,爱自己。像张爱玲一样,爱得太用力,也爱得太伤悲。

爱情的样子也有很多种,有时候,需要的只是我们微微去喜欢,像手捧着一朵娇艳的玫瑰,轻轻地俯下身来,嗅一嗅它的香,已是妙不可言。然后的然后,看它在风中曼妙起舞,把排山倒海一样的情感压了再压,终于没有摘下它,带回家。

想它时,去看看,念它时,细细端祥,一生,它都那么美。

现在,我越发喜欢了这个“微”字,就连微苦、微愁都沾了诗性的美,那细细碎碎的情愫,像春日密匝而柔情的微雨,一点点敲在心上,有颤巍巍的心动,却并不会伤筋动骨。你听,是不是像哀怨的二胡,或者是马头琴,低沉,却不颓废。听着听着,你就想流泪,而这泪,多半是无关风月。

若这微雨落在微微绽放的杏花之上,更是绵软不能了,难怪那年杏花微雨,甄嬛爱上了四郎。四郎说他是果郡王,可他是谁又何妨?那女子,只是在一场杏花微雨时,决意把一生狠狠交付。

微,小小的,轻轻的,柔柔的,正如此时我这一番微语,说给你们听。


美文由 笔下文化 编辑,欢迎转载分享!:首页 > 赏·美文 » 【散文精选】杏花微雨

感觉不错,文字很赞哦!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