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化

【散文精选】温软之北,慈悲以南

温软之北,慈悲以南

一 温软之北

有一些时光,一经念起,那光阴的香,便温软了人的心。

水秀山清眉远的江南,吴侬软语的乌衣巷,撑着油纸伞的姑娘,落满飞雪的白衣裳,不知岁月的信笺落款,都是岁月积落的清香,仅是想着,唤着,便在唇齿缠绕的起合间,眉眼沾惹了丝丝清欢,心蓦地就柔软了,时光就温软了。

还有那杏花春雨,杨柳依依,小桥流水,松间明月,石上清泉,谢家双燕,朱雀石桥,桃花小径吹来的香,每一念起,宛若打马而过恰好遇见江南采莲归来的姑娘,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恰似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坠落在了它的温柔水乡,生了一心的温软。

二十四桥下的灼灼红芍,定是与那十里春风传了眉眼,才一直念念如初地将你我温软;蒹葭苍苍的水岸,必是与那枫叶白露递了秋波,才不惜从青丝绕至白头去铺就那十里红妆。

眷恋这些细散的物件与碎碎时光的人,亦必是一个温软之人。温温软软的,穿着洁净的素心,在心间种了花田,清凉而洁净。偶有春风袭来,捎来岁月回赠寄予他的信,信里,暗香盈盈,全是温软的字眼。

温软的人,眉眼清清凉凉的,像绦丝划过指尖,那般柔,那般软,软得人,如沐春的风、夏的雨。

这样的人,她见池塘里枯萎的残荷,依旧能从衰落的残枝看见莲花盛开时不敌凉风的娇羞,濯于清泥的洁净清雅;她处深不见底的黑夜,仍可从微风拂水轻起的涟漪中窥见明媚的阳光;她历遍人性的灰暗,仍然能从人间的苦难感受到世间的美好,内心明媚而不忧伤。

她笃信着,荒草会抽新芽,远山会生云,流水会载落花,秋冬会有春夏。她的心,始终温软着,不染泥尘,也不曾生有杂念。爱着花鸟虫鱼,爱着春花秋月,爱着岁月流沙,以光阴的温,以灵魂的软香;念着某些旧人,念着某些旧事,念着某些老旧物件,以念想远方的诗,以咿呀柔软的心。

五月,某天,外面下着很大很大的雨,去收衣,不经意的,瞧见了一盆的绿意。那盆原是装泥土用的,未种花,亦未种草,不曾想几月光阴,再见已是长满了青青的草,不知名的野花,和着滚落在它们身上的雨滴,竟是十分的好看。那一刹那,轻轻的,心便被光阴的温软给柔化,美到身轻,再无俗事。我欣喜地回房,提笔写了一封光阴的信笺,寄送至来不及回首已逝去的几月时光。

在信里,我这样写道:仲殊在《柳稍青.吴中》有写“雨后寒轻,风前香软,春在梨花”,想在二月的眉梢,雨后的日子,去往一处山村人家,古朴安然,梨花开门,轻开门扉时,梨花已簌簌落,不经意的,被风的香迷了神,走至树下时,那春,已落满了我的整个肩,那一点点白的雪,温软了我眉眼。

在那封信的尾末,落款人写着:旧光阴。瞧着那几行字样,眉眼间自生了喜悦,好似有香,从信笺里袭来,轻轻地,柔柔地将眉眼温软成了一幅画。

你知晓,你愿意从此拿出所有的温柔相待。

二 慈悲以南

某天,有夜雨落窗。

滴滴答答,清清脆脆的,像远方某个归来的故人轻叩柴门。

欣喜地开了窗子,她调皮地在我的脸上落下了一个吻。

那吻,凉凉的,软软的,且温着。

那瞬间感知的清凉与柔软,让我不由想到了一个词——慈悲。

觉得真真再恰切不过。

总是对慈悲两字生不出丝毫的抗拒,总觉得,慈悲,温软而美好,朴实而纯真。心有慈悲,便仿若春泥抽出的新芽,悄然生了份柔软的怜爱。

慈悲是什么呢?

晚春的天气总是晴朗而清爽的,去老旧木头修葺的林间小道走走,趁周末春光大好,趁天蓝得清明而透彻,趁花树绿得清新怡人。有风,并不担心,怕去得早,花未开,去得晚,花已落。

道路两旁的林子种满了各种花草与果树,供散步的行人游赏。我去时,花已等待在那里,开得正好。一棵棵花树,一簇簇花儿,散落在两边,寂静地,温软地,等待有缘人前往它们的面前,去践行前世定下的约定。

一树一树花啊,且不管名字为何,梨、桃、樱、映山红,还有些什么呢,且不管了。像极了邻家小女孩,朵朵娇艳。

不知哪一阵风吹落了一朵桃花,小女孩想也不想捡来就插在发间,她拍花,我拍她,甚是好看。小女孩咯咯笑着,从梨花树下跑过,也许是春风,也许是笑声,有花瓣从树间飘落。

那一刻,就连眉眼都柔软生了香,就连指尖都沾惹了岁月吹落的清凉。或许慈悲,是行走在瑟瑟秋风、皑皑白雪的季节里,早已不见那些花儿的踪迹,亦无关系,只瞧着那些残枝,身上已有花的香气,眼里已有花的缤纷。

曾有这样一个春天,约好了去看花,在一棵盛开着洁白梨花的属下闲坐,两杯清茶,也没说多少话,闲敲几枚棋子,从晨钟落至暮鼓。

有人骑单车驶过,有人扛着薪柴走过,有人唤着小狗的名字走过,最让人频频回望的是那一对牵手的恋人,沿着曲折的山路走走停停,末了用石头剪刀布的方式,赢的向前,输的原地。晚霞快要染红了林,女孩儿的笑声快要穿透了云层。

友人瞧着这一幕,唇角微勾,笑了笑,只听他说:这一笑,全世界的花儿都开了。

那一刻,他的脸上写满了温柔,他的眉眼泛溢着慈悲。

那一刻,突然觉得,懂得慈悲,或许并非想象中的那般艰难。慈悲不过是在寻常平凡的烟火尘世里去抵达内心的柔软与清欢。

慈悲是行走于风雨飘摇最深的红尘,无论处于何种境地,内心都明媚而不忧伤,都能走出步步生莲的明媚风景。

慈悲是心存感激地面对世间美景,是用心怀善良的那份赤子之情与世界温柔相待。

就像你在大片的花树下读书,一篇篇,孩子读了大人读。花瓣落进书页间、行间里,读书声被风吹向远方,好远好远的,有小朋友路过,站在那里听了一小会儿,然后捎着某句蹦蹦跳跳地跑走。

那风呢?风儿也是一样,看中哪一句,就会捎上一程,从这一棵落进那一棵,整个院落都成了诗意的后花园。

文/燕归尘


美文由 笔下文化 编辑,欢迎转载分享!:首页 > 赏·美文 » 【散文精选】温软之北,慈悲以南

美文美句哦!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