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化

【散文精选】贪恋暖香

贪恋暖香

有些事物,天生就有一股子暗香,柔柔的、暖暖的,让人沉醉,让人贪恋。比如书籍,比如花木,比如禅茶……

有些文字,字里行间漾着暖暖的香气。在爱里无限生长,长了枝和节,长到我们开始奔赴一场又一场热烈。

年少的时候,喜欢读琼瑶、席慕容、汪国真……是对美好爱情的一种向往和追逐。一个粗劣的本子,上满抄满了席慕容和汪国真的诗句。

“如何让你遇见我

在我最美丽的时刻

为这

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

求佛让我们结一段尘缘

佛于是把我化做一棵树

长在你必经的路旁

阳光下

慎重地开满了花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读着这清丽,唯美的诗句,仿佛间自己已是《一棵开花的树》,站在路口,遇见美好,遇见打马从我的世界经过的白衣少年……这些文字里的暖香,这些稚嫩的手写体,满满的都是青春葱茏作响的记忆。

后来,开始读三毛,读张爱玲。在三毛的文字里和她一起横穿撒哈拉沙漠;一起领略异域风情;一起见证荷西对她爱到痴迷……

读张爱玲的小说,在文字里,触摸着她的旷世才情;阅读着她的孤傲和清冽;感受着她失去爱情后的枯萎和无奈。

年岁渐长的岁月里,开始读林清玄,读周国平,读蒋勋,读汪曾祺……慢慢地,生命里少了风花雪月,越来越喜欢那些有哲理,接地气的文字漾起的暖暖香气。

这种感觉如同对衣装的选择。那些年,一直喜欢买艳丽的衣衫,觉得只有艳丽才可以配得上鲜衣怒马的青春,才可以配得上情意热烈的自己。慢慢地,喜欢穿清雅的衣衫,颜色里多了黑、白、蓝……即使是红,也只是淡淡的粉。

哲学家尼采说,人生是一座桥梁,重要的不是目的和结局,而是过程。人生的过程可能比答案还要迷人,所以我们就要读一些文学。蒋勋说文学是一种疏离,那么就让我们在游离中,保持旁观者的冷静,在文字里去观看,去书写,一切与自己有关或无关的事情。

一直觉得有香气的事物都是相通的,比如,书、花、茶。如果文字里的暗香,要用心去感悟它的温暖和清幽,那么,花木中的暖香则要用眼睛去寻找,去领会它的醉人。

我们寻找的,大抵是和我们精神上有触通的那个人。与花木,与禅茶亦是如此,不必管他们能不能和我们长相厮守,那只是形式,有心就够了。

花木中的暗香从春天就开始漫延,泛滥。立春过后,东风一吹,小河化冻,那些蛰伏了一冬的香气便热烈地扑面而来。

春天,所有的植物像刚睡醒的孩子。一树树,一枝枝拼了命地招摇着花事,散播着沁人心脾的暖香。那香,柔柔的,润润的,暖暖的。让你控制不住自己想靠近,想在花事泛滥的暖香中沉醉。

满树的芬芳摇响铃铛的时候,香气就来了。这时候,你的心中全是花香,一阵,两阵,一百阵……

从此,每天都有花摇响铃铛,将花香摇上你的眉间,摇上你的心痕。那紫藤挂云木,那丁香如云海,那些暖暖的香气都在岁月静好里与你温柔相见。

从此,我就坐在花香满衣的庭院深处,只与你,与暖香,温良遇见。我知道,我的世界除了人间草木,其余的都是你。这一刻,繁花万朵,我最独特。

坐在暖香袭人的花架下,这时候最适宜喝一盏禅茶,那茶里自然也会有暖暖的香气。

我不懂茶艺和茶道,却贪恋着茶的暖香。那茶香淡淡的,稳稳的,如一位中年人的淡定和从容。茶叶在一沉一浮中皆是日常。

早些年,不喜欢喝茶,偶尔喝起,也觉得不如甜润润的果汁可口。对果汁的欢愉犹如喜欢青春飞扬的年华,一切青春韶华在时光旋转中倾负,甜蜜而美好。

步入中年,慢慢地,爱上了茶,爱上了它的纯净;它的深邃;它的清幽;它的淡泊。有些内在的东西,绵软深长的东西,是要靠岁月馈赠的,年轻也有年轻不能抵达的遗憾。

陆羽《茶经》有云:茶者,南方之嘉木也,一尺二尺,乃至数十尺。其巴山峡川有两人合抱者,伐而掇之,其树如瓜芦,叶如栀子,花如白蔷薇,实如栟榈,蒂如丁香,根如胡桃......

南方有嘉木,北方有相思。嘉木风可催,相思不可断。对茶,我极爱铁观音。它叶体沉重如铁,形美如观音,呈螺旋形,色泽砂绿,具有天然兰花香,汤色清澈金黄,味醇厚甜美,入口微苦,用心回味后立即转甜。每日里,看那茶的美在水底开展,青绿红边,肥厚明亮。每颗茶都带着一段茶枝,带着一份美好,带着一缕暖香,在唇齿间温柔缠绵。

你说,等到老了,就开一间茶馆吧。在某个临海的街口,不招摇,不繁闹。茶馆有一些古旧,一些清幽,室内有书香暖暖;有花香阵阵;有茶香氤氲;有你我相伴,已经足够。

在午后慵懒的阳光下,只与你静守闲淡的光阴,将一盏茶,喝到无味;将一朵花,爱到荼靡;将一本书,读到无字;将一个人,爱到无心……

让我们在书籍、花木、禅茶飘溢的暖香里贪恋、沉醉;让余生的时光慢慢走;让相思不曾闲……


美文由 笔下文化 编辑,欢迎转载分享!:首页 > 赏·美文 » 【散文精选】贪恋暖香

散文精选哦!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