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化

【散文精选】茉莉

“一卉能熏一室香,炎天犹觉玉肌凉。” 茉莉的香是极具江南味的,作为著名的花茶原料和香精原料,小小的茉莉自有让人刮目相看的理由,而作为生命中某些情感的寄托,小小的茉莉定然也有让人念念不忘的存在。宋代许裴曾诗赞茉莉花:“荔枝乡里玲珑雪,来助长安一夏凉。情味于人最浓处,梦回犹觉髻边香。”

初识茉莉,是在尚小的年龄。那时每逢暑假,总会央求父母将自己送到遥远的乡下去住上几日。那是一个留下过童年足迹的村庄,明山秀水,小小的村庄三面环水,被一条称作西小江的大江圈成半岛状,江的这边是萧山,江的那边是绍兴县。

茉莉

虽一江之隔,但宽阔的江面上没有一座桥梁,走陆路要从十几里地以外的江桥绕行,极不方便。小村人为求便利,在江边专门设置了渡口,由村里每家每户轮流出工,用水泥渡船摆渡。那个时候,有人要过江,只要隔着宽宽的江面一声吆喝,水泥船便会优哉游哉地划过江面。

幼时曾被寄养在这个茉莉遍地的村子里几个月,此后绍兴县的这户人家便被父母当作了亲戚,年年走动。善良纯朴的农家,育有四男二女,后来知晓,与我同龄的那个最小的姐姐,是他们用出生没几天的儿子从邻村书记家里换来的,年幼的我自然不懂添丁人家的烦忧,也不懂需要男儿来延续香火的人家的焦虑,只知道在那个大家庭里,我有三个哥哥和姐姐,且对我这个城里来的妹妹爱护有加。

去桃林挖桃胶,去田里捉泥鳅,去茉莉地里赏花,放白鹅,抓田鸡,坐在水泥渡船上,看哥哥们撑着竹杆,摇着橹桨,童年的记忆里,有不容忘怀的一笔。

夏季是茉莉花开的时节,也是收获的时节,而采摘茉莉却是一件十分辛苦的事。毒毒的太阳底下,成盆成盆的茉莉缀满了花苞,那些莹润洁白的花骨朵必须在将开未开之前采摘完毕,否则送到供销社里就卖不了好价钱。姐姐们总是一大早就随阿爹出去,给茉莉松土浇水赚工分,姆妈会在午后去后院采了新鲜的薄荷叶来泡茶,然后送到花圃。

最喜送茶这个机会,可以提个小竹篮跟过去。虽然午后的气温很高,简陋的花圃里随处可见遮阳的布幔,放眼望去,翠绿的枝叶间,滚动着饱满的珍珠白,清香四溢。东走走,西瞧瞧,美美地摘上几朵,撒进茶汤里,可是玩不到尽兴就会被送回来,既怕损坏了花朵,又怕热出病来。

晚上收工回家,姐姐们总会偷偷给我摘回几朵已经开放的茉莉,然后在清凉的晚风中,在明亮的月光下,用一根根粗制的棉线穿成手镯,戴到我的腕间,伴我一夜清香。也会把摘来的茉莉泡在茶里,煮在粥里,也会将含苞的花朵浸在水里,密封在土陶罐里静放一天,然后兑入自酿的高度白酒,当作洁肤之品,当然这些小小的喜悦,都是偷偷进行的,因为即便是一朵茉莉,也是可以用来换钱的公家的财物。

经年之后,茉莉越养越多,从集体垄断走进了寻常百姓的家中,茉莉的用途也越来越广,不再只局限于窨制那种被喻为闻得见春天气息的花茶上,而是涉足到各个领域中:将茉莉花提炼成精油,制作成香皂,串成手饰花串,当作庆典礼花,更有美食家研发出各种美食,让它盛开在汤羹玉碟中,小小的茉莉,香飘千万家。

经年之后,村庄已不再是旧时的村庄,人事也不再是当年的人事,斗转星移,流年暗换,我也再不是那个每逢假期必定要去住上几日的小小少年, 我以为我和茉莉的情份终究是要告一段落的,殊不知,茉莉和我却是注定了的一生相伴。

最好的时光象草,茂盛在旧日温情的土壤,是一阵风吹的洒脱,是一阵雨落的清心。内心最柔软的地方,总有一种质白,以最简单纯粹的方式,有暖暖的记忆里生香。总有一种情深,镶嵌在片片绿叶之中,以最深情饱满的姿态,开成了茉莉的模样。

虽然终究说不清我和茉莉之间到底有着怎样的渊源,但是长大之后,每每向陌生人作自我介绍时,那种隐在眉梢的小欢喜,已然已经出卖了内心不宣的秘密:三点沈,茉莉花的莉,甚至每每说到茉莉花的莉字时,故意加深的语调,是隐隐的自豪。或者那个时候,我真的把自己当成了清纯的茉莉,站在别人的面前,雪也白不过,香也香不过。

在我的一厢情愿中,茉莉和白兰花,桅子花这种清纯雅致的花朵,是定然要生在江南的,或许只有江南温润的土壤,才能孕育出茉莉别样的芬芳。在江南小小的院落,在白墙黑瓦的檐下,在轻轻流淌的河边,在青花白瓷的碗里,那一粒粒镶嵌在绿叶丛中的珍珠白,最是无声胜有声。

茉莉清芬,洁而素雅,它不同于许多以颜值取胜的花卉,可以让人一见倾心,但是却可以让见过它的人长留心间。它的花季很长,从暮春开到深秋,花色洁白,叶色翠绿,玲珑的身段里包裹着让人痴迷的气质,许多国家将它作为爱情之花,盛开在青年男女之间,互赠茉莉以表达坚贞的爱情。也作为友谊之花,在重大场合,向贵宾传达崇高的敬意。

虽然依旧无法说清茉莉对我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但是那种在心底里自由生长的欢喜,早已穿越了时空,定格在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定格在被风吹过的夏天,定格在代表深情的清香的茉莉上。或者最美的情义当如茉莉,一身雪白,清香永逸。

浅浅遇,深深藏。我想,我是深爱着茉莉的,否则不会有那么多的思绪翩然,虽然有些爱只能深藏,但终因融入了一丝茉莉的清香,而平添了一种叫做隽永的东西,经年之后,依然散发着深浓的清香,久久,萦绕。

文/婉约

美文由 笔下文化 编辑,欢迎转载分享!:首页 > 赏·美文 » 【散文精选】茉莉

散文精选哦!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