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化

【散文精选】放下

放下

终于知道,最近不能静下心来读书写字的原因了。

昨晚半夜,住房外工地上的挖土机扯破嗓子狂吼,如着了魔。早晨起来一看,附近的树啦,草啦,花啦,一脸阴晦,气息微弱,风吹不振,光抚不作。连从不疲倦的知了都损精失声,消失了踪影。

今天,工地上的挖土机歇斯底里地咆哮,它的同伙,小铲车、搅拌机等,声嘶力竭地起哄,从早到晚,没停没歇。那抓心挠肝的轰隆哐啷声,在浑身每一个细胞的耳鼓上砸响,一阵一阵的烦躁侵袭着心灵,破坏着耐性,让人抓耳挠腮,坐卧不安,几欲疯狂。雨后原本清爽的空气,在噪音的毒害下变得沉浊,不堪入鼻。穿过玻璃窗跌落在书桌上的树阴,沉沉的,喘息着,迈不动脚步。

我一打开书,每一个字的笔画都被工地上的咔嚓哗啦魔化成钢针,刺进我的神经,痛彻心扉。我一提起笔,那笔就被工地砰嘭吱喳的声响施了魔咒,沉重得如负着泰山,没法活动,像压在五指山下的孙猴子。没法让自己的心澄净如秋水,清明如湖月,怎么能进入书本的妙趣世界呢?怎么能挥毫江山渲染云霞触动情弦呢?

隔壁小梁,一个十分爱好刺绣的姑娘,常意动针游,绣出绝美的刺绣作品。她告诉我,工地上这几天太闹腾了,从不停息的哐当声让她根本没法穿针引线。要知道,劈线穿针,走针绣花绘鸟,描山摹水是极需安静的环境和宁静的内心的,可是恼人的各种杂音像密集的子弹将小梁澄净的内心打得支离破碎,怎能绣出精美的花卉鸟兽呢?怎能绣出安宁幸福的生活呢?

徐迟在《瓦尔登湖?译本序》中说:“人们常说,作家应当找一个僻静幽雅的去处,去进行创作……读书确乎在需要一个幽静良好的环境,尤其读好书,需要的是能高度集中的精神条件。”看来,我不能静下心来读书写字是因为工地上烦人的声响了。

真的吗?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这几句诗说的是,陶潜结庐人境却没有车马的喧闹,不是因为没有车马喧闹,而是因为他的心远离了人境,即红尘俗世。佛语云:与其说是别人让你痛苦,不如说是你自己的修行不够。我终于明白,与其说是工地的闹腾让我不得安静,不如说是我自己的修行不够。人家陶渊明是经历尘网三十年的修行,一生的守拙,才做到身在人境,心远地偏,才够称得上是隐于世的大隐了。我呢?受凡尘熏染太多,守拙也不够,受噪音的影响是难免的了。在面对外物的干扰,我像自家花坛里才长出的凤仙花芽,太嫩了!

一个噪音岂能将我打败!努力修行吧,只要功力够了,就能真正做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就能实现“一时端坐,但无动无静,无生无灭,无去无来,无是无非,无住无往,坦然寂静”。怎么修行?放下。

工地上的噪音是现实存在的,想要幽静的环境是现实需要的,于是我执念于排除噪音的影响,从而获得安静,这正是没放下的表现。佛曰:放下了也就得到了。放下噪音,放下执著于静宁的念想,我就能得到安静。

修行中,要得到的东西有多少,要放下的东西就有多少,不独安静。做一个禅者,放下一切,守得至空至纯,方得浩大无垠的宁静,方得大道。


美文由 笔下文化 编辑,欢迎转载分享!:首页 > 赏·美文 » 【散文精选】放下

散文精选哦!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