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化

【散文精选】夏日闲话

夏日闲话

炎热苦夏,出门面对的是一张张汗津津的油脸,神色之中带着焦躁疲惫,一般是没有风的,偶尔,树梢动了一下,人们热切地盯着树叶,喃喃着:“起风了”,却是热风,倏尔归于平静,天空里依然没有一点云,蓝的耀眼。一长溜的汽车挤在红绿灯前,车内的人有气无力地等着,纵使开着空调,依然挡不住热气的侵袭。公交车上,依然是人挤着人,胳膊绕着胳膊,永远是这般的人多,嘈杂的声音加上浑浊的空气,到站下的人少上的人多,于是,又多了几声不满的咒骂声。没办法,在没有地铁的三四线城市,公交仍是主要交通工具。

有事的人不得不忍受户外的炙热,闲暇的人呆在屋中避暑。镇日坐复卧,犹有汗如倾。这个时候,恨不得生在山中,有石床生凉,有绿荫蔽日,来往通透,有空气流动,不闷不蒸。北方的酷夏呀,热而干,不像南方,有梅子雨,有大片的荷。游湖避暑,观接天莲叶,赏映日荷花,养身养心。

正在喟叹暑热无处可去无物可赏,同学群里忽然被荷花刷屏,有粉色的花苞娇嫩欲滴,有绽放盛开之莲微笑倾城,有波浪翻滚般无际的莲叶。隔屏看见了“小荷才露尖尖角”的生机,看见了"映日荷花别样红"的色彩,嗅到了荷风吹的莲香,忽然就感到清凉之意。原来,南方的莲已在大同的神溪落户,有人正笑谈要学易安“误入藕花深处”,也有人要看看夜间的荷塘月色,追追朱自清先生的足迹。已经有单位组织咏荷诗会。因了这荷的到来,燥忽然就去了。想起白居易拜访恒寂禅师后写的诗“人人避暑走如狂,独有禅师不出房。非是禅房无热到,为人心静身即凉。”而荷花,清净圣洁,观之如佛,不由人拈花微笑,想象着何时亦能步步生莲,抛却尘俗。

人在世上,往往境由心生。年少时,有看得惯看不惯之事,随感而发,口无遮拦。一起的同事梅因了讽刺上司宠溺的人“抱了谁的粗腿”,被扔到最基层最早下岗,而随着她的辗转几个单位几十年,处处皆有不平事,终于在中年慨叹,看不惯也得看得惯,如此,自己才能生存。心平和了,自己的人生才不会受影响。这世界,出身平台机遇手段因缘结果,谁又能相同?影响不了别人,起码,不要让别人影响。

好多人,不是那么强大,足可以改变周围。更多的人,是脆弱的,能自保,不被大风吹覆足矣。

修炼自己的内心,抛开外界的纷扰,顺其自然。如果可以,采篱种菊,面对阳光。纵使不是日日春暖花开,也能偶有花香袭人。

据说,东坡居士贬谪之时,修禅悟道,觉得自己已经修得真道,写诗送与佛印一首诗描绘自己的近况,内有“八风吹不动”之语。佛印边看边说“放屁”,小童回去告诉东坡,东坡过江就来找佛印理论。一过江,佛印已在江边迎接,笑说“八风吹不动,一屁打过江”,东坡马上觉得自己还是没修炼到,遂也哈哈大笑。可见,修炼到八风不动是何等高的境界。

历史上的王氏一门,出了皇后,驸马,宰相共百位左右,得益于他们有一句家训“言宜慢”。慎言慎行,这条处世之道放之四海皆准。杨修之死皆因他恃才放旷,出言无忌;司马懿低调做人,熬到了对手都死后大权独揽。而生命,其实是一个人修养到一个境界后的显现。长寿的人大多心态平和,可以做到波澜不惊。

我很欣赏悬空寺内三教合一的塑像和思想。在古代大多释道儒争高低,历史上不乏崇佛灭道或崇道灭佛,或独尊儒术。而在悬空寺,释迦摩尼,老子,孔子的塑像共处一室,前来朝拜的信众各拜其尊相安无事,这是全国为数不多的三教合一的皇家道坛。当时的统治者为了聚拢人心,团结各种信仰的人,建造了这座空中楼阁,而这种思想,少了杀戮,多了和平,也受到民众的默认。好多的名士,不能够单纯评定他的个人信仰,他们的文章融合各种思想,集大成流传千古,譬如苏轼。

不拘泥,不死磕,婉转灵活,寻求内心与宇宙的契合,如此,不管沉浮,终能在喧嚣中挺立。不媚俗,不盲从,心静自然凉。


美文由 笔下文化 编辑,欢迎转载分享!:首页 > 赏·美文 » 【散文精选】夏日闲话

散文精选哦!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