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化

【爱情文章】我的初恋

我的初恋

此文,献给珍藏于心灵深处的那段青涩美好的时光.

这些天来,脑海中时常闪现一段文字,似乎要寄与一个人听,寄语谁听?也许是一瞬的悸动,也许是一段时光,也许是一首老歌,也许是一抹剪影,也许是曾经不是梦、 而后碎碎念念为梦的、一个亦真亦幻的心影。

好多年了,曾经那个慵懒着斜倚窗前、无意被秋阳染了一身金光忘情歌唱﹑刹那间萌动了少女青涩的情怀﹑教人念念难忘好多年好多年的影像,原本真切的影像碎碎念念成了梦;好多年了,原以为那梦原本就是梦也只是梦,可一次偶然,梦影声声再现。

如今的我,时常情不自禁的浅吟低唱那首老歌,尤其是伤了痛了的时候。

今天,我清浅的文字,寄语那段时光,寄与一个人听,你,听到吗?

—题记

【高阳台·谁解红尘扣】

引句

心头影子几时再?梦里花儿何日开;

盼老光阴念瘦月,清抚一曲高阳台。

【高阳台·谁解红尘扣】

月榭楼台,风寒夜幕,杜康沉醉清风。

一点凝烟,似真似幻其中。

何人吟唱声声慢?倩影叠叠又重重。

念得谁,揉碎蟾光,苦觅芳踪。

当年幻境真真现,笑谈庄生梦,言不由衷。

往日情怀,素笺旧笔呢哝。

欲问怎解红尘扣 ?未语泪眼已朦胧。

燕归来,无奈唏嘘,春最无情。

早春的天气,虽少见晴空万里乍暖还凉,依然无法迟疑春心的萌动;菜花黄了,桃花红了,李花白了,梨花羞了,燕儿归来了。独自慵懒地闲散于阳春三月的乡野,深深呼吸着春娇羞多情如少女般的气息,些许的恍惚,些许的迷离。

山脚下的一汪池塘边,柳色青青,成双成对的燕儿在嫩绿的新枝上腻腻歪歪,时而呢喃细语,时而嘻戏追逐,时而双双摇曳着细长轻柔的柳枝,那原本平静如镜的一汪湖水,怕是禁不起柳枝的撩拨、春风的抚弄,泛起了层层涟漪。

置身于如此春景中的我,些许的落寞,些许的惆怅,也些许的孤独;是啊,落寞惆怅孤独的我,些许的伤,也些许的痛;春,是美好的;曾经我的春,珍藏于记忆深处的春,美好的甚至不敢轻易触碰。

那是一九七八年云淡风轻的九月天,十四五岁的我们走进了汉阳中学的校园,成为了高八0级一班的同班同学。

初见你时,只觉得高大,傲气,给人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之感;除了这些,似乎再也想不起更多的映像了。

后来的日子,你也一如既往的风格,不好热闹,不苟言笑,尤其在面对异性同学时,语无伦次,窘迫的满脸通红。那时的你,理科很好,尤其是数学,属于班上顶尖水平。不知你是否知道,有好多同学都想向你请教,尤其是女同学们,可都不敢走近你?

记得有一次,我们的的确确被一道题难住了,问了好几个同学都不会,几个要好的女同学就嘻嘻哈哈怂恿我去请教你;说真的,虽然班上女孩子中我最顽劣,也满心高气傲的,对你,却也有些胆怯,可禁不起起哄,倔脾气一上来,哼,问就问,难不成会吃了我?边说边径直向你走去,满严肃认真诚恳地请求你的指点;呵呵!想起来实在是好笑死人了,站在你身边的我心静如水,而你,却窘迫的手足无措满脸通红,说真的,当时的我虽强忍着了笑,私底下,几个女孩子们都笑得前仰后翻差点没缓过气来。

些景些事些人并非刻意地去遗忘或者定格,有时,仅仅是无意的一瞥,仅仅如惊鸿照影般的一撇,就定格了美好。

那也是一个如诗般高远洁净,如词般清丽温婉的九月天。午后的秋阳斜斜地挂在湛蓝湛蓝的高天上,我以及同学们都慵懒地伏在课桌上闭目养神,迷迷糊糊间,不知从哪里飘来了轻轻柔柔深情款款的歌声:花儿为什么这样红,为什么这样红,哎…红的好像,红的好像燃烧的火,它象征着纯洁的友谊和爱情…迷糊中的我随意地一瞥,一抹剪影镶嵌在一轮金色的光环中,从那光环中飘出来那如水般柔软动情的歌声轻飘飘的近似空灵,空灵的如梦如幻;恍惚中,我甩了甩头揉了揉眼,回过神来方看清,光环中是你在浅吟低唱,一抹浅笑如痴如醉挂在你的嘴角。

当时的景,好美;当时的你,好美;当时的歌声,好美。我不知道,那时青涩的萌动是否可以称之为“爱情”,其实,那时十四五六岁年少的我们好像没听说过“爱情”,也不明白爱情是什么,只是觉得特崇拜,崇拜的似乎有些喜欢;是的,喜欢,就像白云喜欢蓝天,清风喜欢明月,花儿喜欢雨露阳光。

光阴如梭,转眼,同窗两载的你我,各奔东西,没有了彼此的讯息。慢慢的,慢慢的,那时刹那间的悸动碎碎念念成了不是梦的梦。

好多好多年了,似乎有个心愿未了,期许着能再见你一面,不为别的,也无有半点暧昧,纯纯的,只是想知道你在哪里?过的好不好?谁嫁了羞涩孤傲的你? 你是否还会唱起那首歌?听你唱歌的她,是否亦如我般的崇拜与陶醉?

原以为,这只是一个愿望,也只能是一个愿望了,一个偶然中的偶然,听到了你熟悉的声音,知道了你的消息,无线的两端,简单传递了相互的境况。在与你的交谈中,你还是那么的拘谨;当聊到那段岁月那时的那幕时,我嘻嘻哈哈的告诉你,那时的我好崇拜你,偷偷的好喜欢你,您知道吗?毕业后的最初,我还偷偷打听你的消息,可怎么都联系不上你。无线的那头,你,沉默良久,有些诧异地轻轻叹息一声道,当时的你,骄傲霸气的像个女王,顽劣的像个野小子,我没想到也没想过你会喜欢我。

我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对你说,一别几十年了,我们都老头老太太了,不知道这辈子还能不能见到你?就算见到,不知道还能不能认出彼此,今生如果能再听你唱那首歌,也就无憾了。电话的那头,你轻轻地对我说,会的,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见面的那一天,我会为你唱那首歌。听了你的回答,我,居然莫名其妙的悄然泪下,却故作轻松的对你说,呵呵,好的,我等着再次听你那美妙的歌声哈。

那次通话后,我们再也没有刻意联系了,刚开始,还偶尔发信息问个好,渐渐的渐渐的,我们连问好也很难得了,渐渐地,我们不再联系,是的,我们都在刻意回避,不想给彼此增加不必要的负累。

有些情,只可以怀念,只可以珍藏,不能也不可以走近,更不可以触碰,尤其是纯真美好的初恋,那份美好,应纤尘不染,不允许有一丝一豪亵渎。

清浅的文字,寄语一个人听,你,听到了吗?走过这么多年的蹉跎岁月,虽我早已经不再是曾经那个天真无邪浪漫的我了,是啊,早已经物是人非了,但镌刻珍藏在我记忆深处那时的情那时的景,依然是我这辈子心路上最美的一段时光,最美的一道风景。你曾经吟唱的那首老歌,依然是我半生岁月里听到的最动人最美妙的旋律。

花儿为什么这样鲜?为什么这样鲜?哎…鲜的使人﹑鲜的使人不忍离去;它是用了青春的血液来浇灌!

让风儿为你送去这首老歌,你若安好,就是晴天!

作者 梦中蝴蝶

美文由 笔下文化 编辑,欢迎转载分享!:首页 > 述·情感 » 【爱情文章】我的初恋

爱情文章哦!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