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化

【爱情文章】一个男人,和另一个女人

一个男人,和另一个女人

我在写一篇杂文,有多杂乱,有多深刻,只有等我写完才能感受到。起初我会写道,我用两只眼睛,同时看到一个男人,和另一个人女人。然后我可能就要沉默一会,哪怕是假装沉默也好。

为什么要这样做呢?显得我很认真。对什么认真呢?对这篇杂文认真了,因为我沉默的时候肯定要思考。当然也可能从一开始,我压根就不知道我要写什么。一个男人,好吧,因为我就是一个男人。一个女人?好吧,因为我缺少一个女人。可是就奇怪了,怎么会写道一个男人,和另一个女人?那么从逻辑上说,我拥有过一个女人。

我是一个男人,同我一样的男人,大概也有这样一个女人。回溯到1万年前,10个男人可能只拥有一个女人。但每个男人,都认为自己这个女人,不是“一个”女人。

我此刻又想起了,鲁迅写文章的时候,写的一句废话了。他写道:“我家院子里有两棵树,一棵是枣树,另一棵还是枣树。”我小时候大概也这样写过,老师骂道,你个傻孩子。你就说:“我家院子里有两棵枣树不就行了吗?”我大概就把这话,听了进去了。可是这棵枣树和那棵枣树真的不一样。其中有一棵是我的朋友,而另一棵是我的仇人。

很多年以前,当大家还是蒙昧的人类时,我就已经很聪明了。有一天我和一个女孩,走在金色的沙滩的上。如果我这样说,你就知道了,那天是有阳光的。她并没有穿裙子,那时候所有女人都穿树叶子。风吹过来,树叶子还飒飒的响。就像铃铛一样,似乎在说:“我在这里,我在这里!”

这样的声音确实会激起最原始的荷尔蒙。所以后来的女孩子就喜欢戴着耳环,项链,手链,脚链,更有甚至肚脐和私处都打着环链的,所以一切其实变的并不隐秘。当然,这样的小心思,只有大人才懂。

哦,跑的有点远,说说那天下午的情况吧。我们走在沙滩上,很少有人会走在沙滩,至少起初是这样的。“沙滩”等于“魔鬼”,因为海水吞噬无数生命,海水忽然涨了起来,又落了下去。

我的聪明之处,就在于我不惧怕死亡。我总是要站在最高的地方,这样我才能看的远,看的清楚。而愚蠢的人,总是害怕死亡。虽然他们每天都看到别人死亡。当我看到被我刺死的犀牛的下场的时候,我知道我的下场也不会很好。

所以我干脆,就干脆起来,坦然了。那天我本来是一个人要去的。因为沙滩上,有很多好玩,好看的东西。然后有一个女人,注意到我的行为了。她跟了上来,我当然发现了。

于是我就哄骗她,愿不愿意和我一起去沙滩上。她当然不愿意了,她害怕死亡。但我总是有我的聪明,我说如果你爱过,就应该像我一样勇敢。否则你永远是你,而我永远是我。我在这样说的时候,借着夕阳的光晕,甚至有点想流泪的感觉。

大概她是感觉到了,大概她毕竟是女人,大概她是真的爱我,大概她很容易被欺骗。她当然默不作声,把手递给我了。我就拉着她,一起走。不时挑逗一下她,她一路笑着,忘记了前面是沙滩。

当她站在海的旁边的时候,深望着海。有种茫然,有种畏惧。其实那就是我要的眼神。我希望她看我的时候,和看大海的时候是一样的。而我希望她像天空一样,清澈无比。可现在她只是一个可爱的小屁孩。虽然长的够丰满,虽然力气够大。

我拼命的跑向大海,我嘶吼着。她听不到我的声音了,因为大海的声音很大。但我相信,大海一定听到我的声音了。我母亲不会知道,我这样的行为。我永远不会让她知道,但她告诉别人,我儿子已经死了。

这个女人,她惊恐的看着我,留下了泪。当我被呛的喝了很多很多水的时候,我以为我死了。结果我在挣扎中,学会了游泳。我还被海浪推回沙滩。然后她就爬在我身边,手紧紧的攥着我,再也不许我跑了。

我就笑道:“我在这里,我在这里!”然后我们沿着沙滩走。那时候她不会体会到浪漫的。但对于我而言,这就是人类的第一次浪漫。我的每个毛孔,都在颤抖。我庆幸自己哄骗了这个女人一起来了。虽然她还是恐惧者。

然后我捡起一个好看的贝壳,还有一个大的海螺。我递给她。她接了过去了。我说:“我爱你。”我应该是第一个说此句话的人,第一次听这句话的女人,怎么会懂呢。

后来,我想了很久,我爱的可能不是她,是“我爱你”三个字。没有这三个字,那天下午,至少会缺少一半的欢乐。

我们在天黑之前,看到一个庞然大物趴在沙滩上。那是一头,足足有两个足球场那么大的鲸鱼。我起初以为那是一座山,她也是。当这头鲸鱼会动的时候,我才发现,这是一座会动的山。于是我们回去告诉了众人这个天大的消息。

大家来了之后,都使劲从山上挖东西吃,生吃,烤着吃,煮着吃。总之,你随便吃。后来这条鲸鱼在阳光下,腐烂了。我们看到了它的心脏,才发现,这是鲸条鱼。

后来,我因为一件事情,被打了一顿。我懊恼了一个晚上,跟我在沙滩上浪漫的那个女孩,那天晚上正在生孩子。我没有去看。因为所有男人的孩子,都不是属于自己的。每个孩子,都是属于种族的,偶然可能属于他的母亲吧。毕竟是从她的身体里爬出来的。

我越来越孤僻了,当我再一次离开的时候,我准备不再回来了。那时候我发现,大家都爱去沙滩上捡贝壳戴着了。我走的时候,女孩看见了我。我原本打算再哄骗她和我一起走。

后来我看见她假装不知道我要永远的走了,甚至假装在忙别的事情,我就没有说话。

我翻过了很多很多的山,还跳过河。你们应该知道了,我会游泳。不过我还是差点饿死,还没有饿死。也差点摔死,还没有摔死。再后来,我遇到一个女孩,这个女人就是另一个女人。她是被抛弃的,她活了下来。她少了一只耳朵,少了一条胳膊。很奇怪,她竟然能够在这种山林中活着。

甚至她把我当成入侵者,要吃掉我。不想,反被我算计了。这就是另一个女人。她用恨恨的眼神,激起了我的怜悯,我的爱。当我对她说:“我爱你”这三个字,她竟然听懂了。

这里没有沙滩,不过我是聪明的。我拿了一块抛光的石头,递到她手里说:“世界上只有一个你,世界上只有一块这样的石头,和一个我这样的男人。”

她泪流满面,忘记了所有的痛苦,和迫害。她说:“你带我离开这里吧。”

可我不想回到我的家乡,于是我带她走去一个地方。那个地方的早晨总是雾蒙蒙的,那个地方的下午却阳光明媚。于是我们就住下了。一直住到了现在。

现在我发现,这里多少有些变了。但我并不后悔。我大概还想说一句废话。那就是:“算了吧,我不说了。”

回想起这篇杂文,正要写完的这篇杂文,我其实内心并不复杂。我只是还在想,一个男人,和另一个女人的故事,究竟从什么时候开始的,究竟从什么时候结束的。回忆总是这样无情,这大概是我对这个女人,和另一个女人的爱吧。

——灵遁者

美文由 笔下文化 编辑,欢迎转载分享!:首页 > 述·情感 » 【爱情文章】一个男人,和另一个女人

爱情文章哦!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