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化

【人生感悟】禅人生:佛对人生

佛对人生

所有的哲学和宗教,都是要解决安身立命的问题。什么叫安身?人存在于天地间,有对终极价值的追求。庄子有个坐井观天的寓言,井底之蛙跳到井口上,遇到大鹏鸟,才发现自己原来生活的世界是多么可怜,才发现外面的世界是如此广阔。中国的“人”字,一撇一捺,上面顶着天,下面安立在大地上。我们要做一个顶天立地的人,就要在天人和群己之间,摆正自己的位置。知道自己在天地之间,在社会之中,我们到底算老几?这就是儒家所说的,“君子素其位而行”,守住自己的本分,而履行自己的社会责任。什么叫立命?精神所寄托的生命意义,以及我们人生发展的规律。哲学与宗教,是对人自身的反思、反省,知道自己生活在这个世界中,深刻体会到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所以要解惑,要知道生命的终极意义,要追求心安。有句成语叫做心安理得,其实应该倒过来读,唯有得理,才能心安。

人是天地中的存在,人生活于社会中,联贯着五伦或六方关系。按照儒家的五伦说法,有天地而后有万物,有万物而后有男女,天地、万物、男女,讲的都是自然关系,深山老林里的男人和女人,与动物没有什么差别,那是自然的存在。儒家把夫妇之道定为五伦的开端,有男女而后有夫妇,社会关系由此展开。有夫妇而后有父子,一加一等于或大于三,于是就有了父子关系。有父子而后有兄弟,古人不搞计划生育,那就有了兄弟和姊妹关系。有兄弟而后有朋友,推广开来,就有了广泛的社会关系。四伦之上,最重要的是君臣关系,也就是领导和被领导的关系。君臣关系在中国是源远流长,只要看看今天的称呼演变就知道了。毛泽东时代,见了面称同志,文革中搞清理阶级队伍,工人阶级领导上层建筑,所以见面叫师傅,我们这一代五六十岁的老人都知道,见面称师傅比称同志安全。到改革开放,与世界接轨,那就称先生、女士。到邓小平1992年南巡讲话后转入市场经济,十亿人民九亿商,剩下一亿待开张,是人都叫老板。连我们都“被老板”了,到饭店里,服务员问:老板,点什么菜?但是最近七八年以来,不叫老板叫领导,我们又“被领导”了。儒家的五伦,配上天地君亲师,君也是最重要的,历史上往往是君师一体、政教不分。我们可以比较一下印度佛教所讲的六方关系,东南西北上下六方,对应着父子、师生、夫妻、亲友、主仆和僧俗关系,而以上方对应着中国所缺少的僧俗关系。佛教传到中国,能被中国社会上上下下广泛接受,在于它有对超越于天地的终极价值的追求,能够弥补中国人精神生活的不足,从而丰富了中国的文化。

刚才讲到,我们追求心安理得,要得理才能心安。得理,就在于打开佛的知见。佛教认为生命的存在,是我们所有行为的结果。天、人、阿修罗、畜生、饿鬼、地狱等六道的存在,是生命行为的果报,这就叫“正报”。与生命正报相对应的自然环境,就叫做“依报”。在六道轮回中,上天堂享福,或者是下地狱受苦,都是单纯地受报。唯有人道与其他五道不一样,人类是造业和受报的双行道,既是造业的主体,也是承担果报的载体,因此人必须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并且有改变自己命运的自由。

唐代有一位大官,到庙里与和尚相谈甚欢,说佛教思想真是博大精深,但不能理解六道轮回,俗话说耳闻为虚、眼见为实,大师你能不能把天堂地狱变出来给我看看,我就相信了。和尚是怎么回答那个大官的呢?他以不屑一顾的眼神看着那个大官:就凭你这么一个蠢东西,也配来问如此高深的问题?官员大怒:我好心来向你求教,你竟敢如此羞辱我!他拔出佩剑,在大殿追杀那个和尚。和尚一边轻挪步子,一边笑眯眯地说:长官,此时此刻你已经身陷地狱啦!唐代是佛教高度繁荣的时期,政府充满文化自信,不怕外来思想渗透,官员的佛教素养也比现在高。他一下就听懂了,当下跪下来忏悔。按佛教说法,有五逆重罪是活着就要下地狱的。哪五逆重罪呢?弑父、弑母、杀阿罗汉、出佛身血、破和合僧。他在大殿拿剑追杀方丈,你不下谁下?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能够忏悔改过,还是好同志。法师笑眯眯对那位领导说:此时此刻,天堂大门为你打开。由此可见,一念之差,要么上天堂,要么下地狱。生命就是选择,选择行善还是作恶,决定了生命的去向。佛门有句老话:“欲知过去因,现在受者是;欲知将来果,现在作者是。”通过我们现在的行为,大体可以判断中国和个人将会走向何处。命运不是靠八字算出来的,是靠我们的行为推导出来的。

《法华经·方便品》说:诸佛世尊,唯以一大事因缘故,出现于世。为使众生开、示、悟、入佛之知见。佛的知见,就是佛的智慧。开与示,是佛自上而下把觉悟的智慧,通过各种教化方式展示给我们,来开启、引导我们的智慧。悟与入,是我们自觉地抬起头来仰望星空,接受佛菩萨的教诲,通过努力学习来体悟、证入佛的智慧。一言以蔽之,三世十方诸佛是为解决众生的生死大事而来,关键在改变众生知见,具有与佛一样的智慧。由此可见,佛教认为世界和人生的状态,来自于我们的知见。你是什么样的知见,你就拥有什么样的人生和世界。

我们再引一段《坛经·般若品》里的话,这里重点谈的是《金刚经》的思想。在〈般若品〉结尾有一个诗歌体的总结,叫〈无相颂〉,开头就说到:“说通及心通,如日处虚空。”说通,亦即教通;心通,亦即宗通。一个合格的法师,应该是宗教兼通。这里顺便讲讲什么叫宗教。中国古汉语里没有“宗教”这个词,这是日本明治维新以后向西方学习,对西文religion的翻译。Religion,是联系和再联系的意思。按照西方宗教的说法,世界和人是神创造的,但是人被创造出来之后,日益背离了神,所以需要通过宗教信仰和行为,重新回到神的怀抱,也就是修复、重建与神的联系。日本人就用了中文的“宗”字和“教”字,翻译成“宗教”。宗,就是祖宗、祖先,这是我们生命的来源,由此引出本源、根本、终极、神圣、至高无上的意义。我们办学、开讲座要有宗旨,就是根本意义。教,就是教育、教化,要有一套成体系的学说。宗是根本的,箭头向上;教是传播的,箭头平行或向下。宗,是宗教的根源。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这三大一神教,不管所信的是什么名,像犹太教的耶和华、基督教的上帝、伊斯兰教的阿拉,都是至高无上、独一无二的神,是世界的创造者,是人间秩序的主宰者,也是我们未来命运的审判者。那佛教里有没有这样的东西呢?没有。佛(Buddha),顾名思义,本意就是觉悟者。所以,佛不是创造者,不是主宰者,也不是审判者,佛是觉悟者。寺庙里和尚做早晚功课,至少要念十遍“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佛就是我们的导师。这个世界不是佛创造的,我们受罪还是享福,也不是佛决定的,佛就是老师,把他觉悟到的真理告诉我们。一神教的宗,来自于神的启示,叫做启示性宗教。那么佛教的宗,就来自于佛的觉悟,所以佛教是觉悟性、内证性的宗教。佛把觉悟到的根源性、神圣性的意义,用语言在人世间传播,那就是教。禅宗称自己是宗门,称别的宗派是教下。六祖惠能在〈无相颂〉里告诉我们,不管是教还是宗,都要通达,才能如太阳一样遍照虚空,驱散所有的乌云。“为传见法性,出世破邪宗。”禅宗传的就是明心见性之法。

下面两句非常重要:“正见名出世,邪见名世间。”世间,即热恼不堪的滚滚红尘;出世,即佛教的理想境界,是烦恼消除后的清凉世界。知见是正还是邪,决定我们处在什么样的世界。什么叫邪见,什么叫正见?《坛经·机缘品》提到,邪见就是众生知见:世人心邪,愚迷造罪。口善心恶,贪嗔、嫉妒、谄佞、我慢,侵人害物。开众生知见,就形成现在痛苦不堪的世间。正见就是佛之知见:若能正心,常生智慧,观照自心,止恶行善,是自开佛之知见。开佛知见,即是出世,达到佛教的理想世界。可见,生命是痛苦还是快乐,世界是污秽不堪还是清净自在,关键在于我们知见上的正与邪、净与染。

美文由 笔下文化 编辑,欢迎转载分享!:首页 > 阅·人生 » 【人生感悟】禅人生:佛对人生

人生感悟哦!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