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化

【人生感悟】人生意义何在?

人生意义何在?

人类生活在意义的国度。我们无法把遇到的事件当作纯粹的事实。它们对人有着或这或那的意义。从根源上讲,我们的经验受限于我们的目的。“木头”是“可供人类使用的木料”,“石头”是“可供人类使用的石料”……妄图回避意义,只关注事情本身并不可取。这样的人只会让自己孤立,因为他的行为于己于人都毫无价值。简言之,他的行为没有意义。没有人可以回避意义。在体验现实时,我们总会赋予它某种意义。意义不在于事件本身,而是一种解读。于是,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假设:意义都不完整,甚至并不完全正确。意义的国度中充斥着错误。

人生意义何在?

面对“人生意义何在”这个问题,人们也许无以作答。大多数人不会庸人自扰地思考这个问题,更不会设法给出明确答案。事实上,这个问题随着人类历史的诞生就已经出现了,可谓由来已久。如今,年轻人(还有老年人)常常大声疾呼“我们为什么活着?人生的意义何在?”。不过,我们发现,个体只会在遭遇失败时提出诸如此类的问题。如果一帆风顺,无往不利,个体才不会提及这种问题呢!每个人对这种问题的态度,都不可避免地暴露于他们的行动中。撇开与行动不一致的言论,我们能从每个人的行动中发现他特有的“人生意义”。他的每个姿势、每种态度、每个动作、每种表情、每样癖好、每种习惯和性格特质都符合这一意义。他似乎依赖着对人生的某种诠释。他的行动中隐含着对世界和对自己的看法,他判定“我是这样的,世界又是那样的”。这就是他赋予自己、赋予人生的意义。

每个人赋予自己的人生意义都不尽相同,并且每种意义或多或少都存在错误。一方面,每个人的人生意义都有可置疑之处;另一方面,我们也可以说,所有意义都有可取之处。意义都介于全对或全错这两极之间。当然,它们还是存在着好坏之分。我们可以发现好意义的共同点,也可以找出坏意义的缺陷。通过这样做,我们可以获得更科学的“人生意义”和“真义”。在这里,我们必须再次强调,这里所说的“真义”是人类的真义,只适用于人类的目的和目标。它是唯一的真理。如果存在其他真理,那么也与我们毫无关系,因为我们无法了解它,它是无意义的。

三种因素

每个人都受制于三种重要因素。我们必须重视这三种重要因素,因为它们造就了现实,人类面临的所有问题也都因它们而起。它们总是向我们发难。我们对它们的回应正展示了我们对人生意义的独特想法。第一种制约因素是我们的生存现状。我们生活在这个贫瘠的星球表面。除了待在地球上,我们别无选择。我们的发展都受制于此。地球是人类的栖息地,人类发展的可能性由它而定。我们的身心都需要得到发展,因为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作为个体存活于地球上,才能保障人类的延续。这个问题鞭策着每个人,要我们给出答案,无人能够幸免。无论做什么,我们都在用行为回应我们的生存现状。这些行为揭示了我们心中所想:何为必要,何为适合,何为可能,又有什么值得拥有。我们是人类,我们是居住在地球上的生命体。这一事实,影响着每个人的回答。

考虑到人体的弱点和处境的不安全性,我们必须不辞辛劳找寻答案。为了我们自己,为了人类的幸福,这些答案必须条理清楚,富有远见。这有点类似解答数学题,乱做一通或凭空猜测,都是不对的。我们必须不断努力,运用掌握的方法来解题。即使不能尽善尽美,我们也必须不遗余力,找到差强人意的解决方法。我们必须不断修正自己的答案。在给出答案时,我们要考虑到“我们生活在地球这一贫瘠星球表面”的事实,找出我们所处环境的优缺点。

现在,我们来看看第二种制约因素。人类个体不止一个,我们周围还有其他人。我们与他们同呼吸,共命运。单个人的弱点和局限使得我们无法单枪匹马地实现自己的目标。离群索居,妄图单打独斗,必将遭受灭顶之灾。个体生命、人类生活,都难以为继。我们总与他人紧密相连,这种束缚源于个体自身的弱点、不足和局限性。为了自身的幸福、人类的福祉,伙伴关系至关重要。因此,在解答人生问题时,我们必须考虑这一制约因素。我们生活在联系中,各自为政只会遭受毁灭。在我们栖息的星球之上,与同胞齐心协力,过好自己的生活、延续人类生命,是重中之重的问题,是最主要的目的和目标。与此同时,我们的情绪情感也必须与之相契合。

除此之外,我们还要受制于第三种制约因素:人类有男女之分。个体和人类的生存都避不开这一事实。婚恋问题就属于这一制约因素的范畴,它是男女都必须面对的问题。人们解决这一问题的方式可谓不拘一格,人们的所作所为也说明了他们心目中的最佳方案。

三种因素导致的三类问题

相应地,这三种制约因素带来了三类问题:(1)职业问题:我们能否在地球有限的条件下生存下来;(2)伙伴问题:如何合作,分享合作成果;(3)婚恋问题:如何适应两性世界,保障人类的延续和发展。

个体心理学(Individual Psychology)认为,人生中的所有问题都分属这三类主要问题——职业问题、伙伴问题和婚恋问题。个体对这三类问题的回应清楚地揭露了他对于人生意义的深切感受。比如有这样一个人,爱情不美满,工作不努力,朋友屈指可数,与他人交往如活受罪。看到他的人生事事不顺,我们可以推断,他把活着视为一件难事,荆棘密布,失败连连,也看不到机会。他的活动范围狭窄,建立在“人生意义在于保护自己不受伤害,把自己圈起来,毫发无损逃离”的看法之上。相反,另一个人与爱人关系亲密,相处融洽,工作卓有成效,朋友众多,交友也广泛。我们可以推断,他把人生看作创造性的,机遇不断,认为就算失败也可以反败为胜。这样的人之所以勇于面对人生问题,源于他把“关心他人,成为集体的一分子,为人类幸福做出贡献”视作自己的人生意义。

在这里,我们发现了“错误人生意义”的共性,也看到了“正确人生意义”的共同标准。失败者——神经症患者、精神病患者、刑事犯罪分子、酗酒者、问题儿童、自杀者、性变态者、为金钱出卖身体或名誉的人之所以失败,是因为他们缺乏同情心(fellow-feeling)和社会兴趣(social interest)。面对职业问题、伙伴问题和婚恋问题时,他们缺乏自信,不相信这些问题可以通过合作来解决。他们赋予人生的意义是私人化的,也就是说,他们只对自己感兴趣,他们的目标无法造福他人。他们的目标是获得个人优越感,他们的胜利只属于自己。很多谋杀犯曾坦言,手握毒药让他们感觉掌握了生杀大权。但显然,他们只是在向自己确认自身的重要性,其他人并不会因此就觉得他们高人一等。私人化的意义事实上并无任何意义,意义只存在于交流之中。某人认为意义重大的词语可能并无任何意义。我们的目标和行为也是如此,它们的意义也存在于对他人的意义之中。每个人都想变得重要,但如果不了解人的重要性体现在其所做的贡献之中,他们就会犯错。


美文由 笔下文化 编辑,欢迎转载分享!:首页 > 阅·人生 » 【人生感悟】人生意义何在?

人生感悟哦!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