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化

【人生感悟】心若简单,幸福自来

心若简单,幸福自来

繁华过眼,不宠无惊的生活也是一种幸福。

——我对幸福生活的理解

早晨起来,读丰子恺先生的配画散文集《不宠无惊过一生》,很有感触。

画上题了一首诗:

可怜一片无瑕玉,

误落风尘花草中。

羡他村落无盐女,

不宠无惊过一生。

画面中心有两个普通农妇,一人挑着担子,一人手挽竹篮。

春风和煦,两人行走在田间小路上,燕子双双飞过,青草萋萋,一派平淡、恬静之气。

两人自在而惬意,脸上写着阳光、幸福的笑容。

明代冯梦龙着的《警世通言》中杜十娘的悲情故事,我们大都知晓。

丰先生这诗的前两句,出自《杜十娘怒沉百宝箱》中描写杜十娘的诗句:

“……

那名姬姓杜名媺,排行第十,院中都称为杜十娘,生得:

浑身雅艳,遍体娇香,两弯眉画远山青,一对眼明秋水润。

脸如莲萼,分明卓氏文君;唇似樱桃,何减白家樊素。

可怜一片无瑕玉,误落风尘花草中。”

丰子恺先生续了后两句,写成这首诗,道出了自己对杜十娘的同情和于人生幸福的见解。

丰先生是处世恬淡、有大爱的高人, 方能解道出这“不宠”与“无惊”的一生,竟然也是难得的境界。

这些年常为人写些字,有的是送朋友,也有辗转相托叮嘱书写的,下面这幅对联写过很多遍:

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

去留随意,漫观天上云卷云舒。

看得出,大家是很喜欢这个内容。

这里面有一种达观,也不乏清高和看透世情的淡泊。

我寻思提出要写这个内容的人,必有非同一般的经历。

于“宠辱去留”,当有亲身的切肤体验和异于常人的见地,感慨所系,发而为之了。

受辱自是没落和痛苦的,受辱而惊很常见,也好理解。

受宠那是器重、是荣耀的事,受宠而惊,有个词叫“受宠若惊”。

其实大多数人是会把这当作一种骄人的资本,心中会期待各种受宠的机会。

《世说新语》中记了这么一件事:

“钟毓、钟会少有令誉。

年十三,魏文帝闻之,语其父繇曰:“可令二子来。”于是敕见。

毓面有汗,帝曰:“卿面何以汗?”

毓对曰:“战战惶惶,汗出如浆。”

复问会:“卿何以不汗?”

对曰:“战战栗栗,汗不敢出。”

受皇帝宠爱而惊,看来这确有其事。至于得宠时是“汗出如浆”还是“汗不敢出”,且不管他,这受“惊”那是肯定的。

有时, 一边写着这对联,一边总会涌起些想法,想别人也想自己。

几十年的经历,听说的看到的也不少,人事沧桑,历历如在眼前。

远的近的,从炙手可热、备极荣宠的风云人物到身限囹圄沦为阶下囚的例子,那是太多了。

资讯如此发达的当下,普通百姓也知道政界军界商界学界到娱乐圈、一般市民,这种事情如闲话家常,数不胜数。

其兴也勃焉,其败也忽焉。走马灯一般,变换了旗帜。

每一次的变换,都伴随着新一轮的宠辱去留、惊与不惊!

生活地方,这些年是多事之秋,出了不少影响全国的大事。

上世纪末,民间就流传“火车好坐,~~难过”,那种乱象是出了名的。

后来一把大火,在全国烧出了大名。复又有人大选举贿选案,官场集体沦陷,震动中央传遍全国。

而接连有三任市委书记出事,在全国应该也是罕见的。

多少得“宠过”的人战战兢兢,夜不成寐……

这名利场上,人性的贪欲与身不由己的恶,还真是“宠惊”与“辱惊”的根源。

名妓杜十娘,有才貌、名声,也不乏资财,却落得投江自尽,成了悲剧!

倒真不如“不宠无惊”的江村无颜女了,平淡自守,单纯快乐。

我等普通百姓,没有太多的追求,离声名利益也远,满足于衣食所安,在一些人眼中是没有出息的“猪栏理想”,其实,也未尝不是好事。

回想自己,生活在一个平常的小镇,作个普通老师,过些柴米油盐的琐屑庸常日子,波澜不惊。

平常往来的圈子,尽是如我等的平头市井,无缘得识非富即贵之流,过着吃得饱睡得稳的日子。

平生记忆里,受宠只在儿时有过了。

姐弟八人,我最小,又是唯一的儿子。

父亲常把我背在背上骑在肩头,十来岁了还是如此。私下,我常以此向最小的姐姐炫耀。

母亲则是严母,常以棍棒相教。

犯事必打,一打必跪,众姐姐亦必陪跪受训,说是没带好弟弟。(姐姐们挨打时,我是可以不跪的,挨打也有受宠的感觉。)

一到生日,必有一碗银丝面三个荷包蛋,姐姐们很少有这种待遇的。

在天天吃红薯稀饭的年代,是最渴盼的美味了。

参加工作后,一直在学校教书。经历了二个单位几任校长。

与校长相处和谐但并不密切,反而是在他们调离或退休后,成了兄弟朋友。

没有得过什么荣誉也未招致怨恨,最亲近的是学生了,感觉学生很“宠”我这个老师,常常把自己最喜欢吃的零食塞些把我,也不管我吃不吃得动。

没有被“宠”过,也似乎没什么“辱”,自然也没了“宠”的“惊”和“辱”的“惊”了。

平生见过的最大的官,也就是本县的县长书记,但从未说上过话,更大的官则是在新闻联播里见过了。

三十多年里,本地主政的领导换了一茬又一茬,最敬重的是宾老县长。

老人家一身正气,调离本县后淡出官场,专意从事书法艺术创作。

现已年近八旬,体健心宽,品高学富,诗文书法,名重一方,受人称颂。

一些传说中声名显赫、富甲一方、纵横江湖的大佬,也是在传说里,一批批倒下一批批兴起。

一时“得宠”,如日中天;一时受辱,沦为囚徒。

“宠惊”与“辱惊”,那份心中的“惊”吓,不在其中,是难体其味的。

在老家与堂兄一起喝着米酒,酒酣之际,堂兄说:

“你嫂子嫁给我几十年了,上没到过市里,下没去过县城。

我现在存了些钱,过些时候,我也要带她出去旅游,到处看看、玩玩!”

上了年纪的堂嫂,含着笑,静静的看着我们几个说着酒话的男人,满脸都写着幸福!

心中着实感慨,幸福原是没有那么复杂的。

林语堂先生说:“人生幸福,无非四件事:

一是睡在自家床上;二是吃父母做的饭菜;三是听爱人讲情话;四是跟孩子做游戏。”

这四件事中,自己父母做的饭是吃不上了,但我已成了给孩子做饭的父母。该有的幸福,都有了。

财富地位、宠辱去留,都不是幸福的根本,这不宠无惊的际遇,也许竟是人生的真味。

丰先生文中复言:

无愧于天,无愧于地,无怍于人,无惧于鬼,这样,人生!

私下想,这看似平庸的“不宠无惊”的人生,是不是也该庆幸!

幸福,是自己给的!

给自己一个合适的人生定位,幸福,也就没那么复杂了!

我的忘年交、已退休的邓老师又来电话,约晚上小酌一杯。

如此,甚好!


美文由 笔下文化 编辑,欢迎转载分享!:首页 > 阅·人生 » 【人生感悟】心若简单,幸福自来

人生感悟哦!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