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化

【人生感悟】一个每年更新一份遗嘱的人来谈谈生死

一个每年更新一份遗嘱的人来谈谈生死

我又有一个朋友,去世了。这个朋友活着时,也算小有所成,但他有两个老婆,一个大的,一个小的。大的一儿一女,小的有个女儿。

这朋友去世得也比较突然,导致他死后一群人乱成了一锅粥。

大老婆赶紧稳固自己财产,跑到银行冻结账户,却发现账户里的钱已经被转走了。还是没有快过小老婆的手。小老婆跟男人比较亲密,掌握着男人的微信密码,人家登录微信,直接从微信上把钱划走了。

大老婆找小老婆闹,小老婆也有孩子,也有部分继承权。于是大老婆把小老婆起诉了,准备追回财产。双方拉开阵势,目前要大打一架的样子。

最可怜的还不是老婆们,是他的妈。

老太太这些年手里,什么钱也没有,财产都在儿子那边。“俩儿媳妇”斗成乌眼鸡,谁也不管她。

正牌儿媳妇嫌她不管儿子,由着儿子出轨,外面那儿媳妇,更不拿她当回事,人家就没把他们当过自家人。

老太太在女儿的怂恿下,也把“俩儿媳妇”都起诉了,要求追回部分财产。

她这个妈也有正当继承权。

几方势力貌似要混战。

另外,男人还有一些外债,欠人家的当然就赖了,没人还,人家欠他的,谁也不掌握实情。

现在是几家欢乐几家愁,欠他钱的挺凉快,他欠人家的,都一脑门子包。

我大概听了一下,就感觉头大,我不爱听这种故事,太阳底下无新事,红尘世界是非多,听来听去也就那点事。

想到我自己,我想我这些年,每年更新一份遗嘱,这种做法还是很正确的。

我没有婚外情,也没有非婚生子,扯不出那么多爱恨情仇。但我这些正当的财产,也得有个分配。

像我们这种人,一般都是极度的悲观主义者,感觉自己随时可能会挂的那种。并因为想象力比较丰富,能把自己挂了以后的各种情景预演好几遍。

演多了就觉得恐慌。

经常想,我要死了,我妈怎么办?我闺女怎么办?我那房子给谁?车给谁?

幸亏财产不多,要有金山银山,能把自己累死。

想多了就觉得要未雨绸缪,于是给自己起草遗嘱。

这些年,大概写了有四五份遗嘱了吧。写遗嘱都快写成书法作品了。

每份遗嘱上,都把我那点财产归拢一遍,写明哪个都给谁,精细到我的某个首饰。

有人问,你写遗嘱不难过吗?

一点也不难过。

我这个人对生死看得挺开的。

可能从小经见的死亡太多了,动不动就死个亲人谁受得了。我早已有了“生亦何欢,死亦何苦”那种了悟。

活着实在太苦,名利权钱情,个个是魔,都想吞了你。你得一个一个去破,一个不破,就在苦海。破一个自在一些。

我也不觉得死去有多苦,如果灰飞烟灭从此在世界消失,不疼不痒有啥苦的?

如果还能到别的世界去,我这一生本本分分,良心不错,该做的功德都努力做了,还能让我下十八般地狱?

真下十八般地狱,也就下了,已尽人事,听天命。

没准儿还能让我成个仙儿呢,成仙儿怎么会苦?

逆来顺受这个本事,我当人的时候已经修炼差不多了。

所以我不怕死,随时候死。

有一次一个人跟我借钱,我提醒那人打借条,我说:“你给我打个条子,万一我突然暴毙了,我闺女好有处要去。”

那人听了吓一跳,马上骂我乌鸦嘴,说呸呸呸,你死不了。

这怎么可能,谁能保证自己不死?谁能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死?

古往今来,那么多帝王将相,“世外高人”,处心积虑研究长生不老,谁逃脱一个“死”字了?

不都是陷在无常之中,说死就死了。

如果你怕死,就能不死,那你就神了。

我妈就特别怕死。

不光我妈,我发现稍微上点岁数的人都特别怕死。

我有几个老头子朋友,这几个老家伙动不动就伤春悲秋。一天到晚关注谁谁又死了,谁谁又癌症晚期了。要是哪个同龄朋友死了,他们准会唉声叹气,霜打的茄子一般惆怅一天,然后聚到一起喝顿酒。

该吃肉吃肉,该喝醉喝醉,一边吃喝,一边害怕。

我都无语了。

我说你们这么怕死,为啥还胡吃海塞?

他们说万一明天就死了,不吃点喝点多冤得慌。

我提醒他们,你们这些人都该立遗嘱了,都有些钱,都家庭成员复杂,万一突然有点啥,多麻烦。

他们一听,就眼露恐惧看着我,说不写,不吉利。好像我在诅咒他们。

我于是把我的遗嘱从手机里调出来给他们看,他们看了又哈哈大笑。

可能我写的遗嘱太搞笑了。

有一次我在我的遗嘱结尾写:“请诸位亲人们,按照我的意愿分配这点财产,不要打架,否则我就是到了‘别的世界',也会回来找你们的!”

我妈开始特烦我这一点,觉得我年纪轻轻年年谈死,神经病。

我就给她讲,我这样都是为了你们好,我至少让你们知道,如果我死了,想把这点财产都给谁。如果我不说,却突然挂了,你们还得猜测我的意图,多麻烦。万一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应该多得点,再打起来,不是起烦恼吗?

我把遗嘱给我妈看,告诉她如果我挂了,将有多少钱会留给她养老。

我妈抹着眼泪点头。

尤其是有一次她看到我的一份保单之后,更不说什么了。因为那份保单身故的唯一受益人,是我妈妈。

我不担心我的女儿,我女儿没有我还有她爸爸。我妈没有我,在这个世界上就失去重要依靠了。

一个人活着,就应该随时准备就死,这话说起来特别难受,可世间多少纷争,都是因为这种“畏惧”产生的。

非常不幸的是,我那些老头子朋友中,有一个真的又没了。现在家里也在打架。

我不敢保证我死以后,我的亲人们一定尊重我的意愿分配我那点破财产,至少他们会作为重要参考吧。

这世间大部分人都是不善不恶的,面对遗嘱还想方设法作妖作怪的,毕竟是少数。

立份遗嘱,给君子,不给小人,是份功德。

真碰上小人,那就让他们打去。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你也管不了那么多。


虽然我经常立遗嘱,但我从不觉得自己马上就会死,像我这种人,老天爷还没遛耍够呢,不会让我这么轻易杀青的。

我总觉得老天爷对我下了一种咒。这个咒就是你特别想要的东西,他从来不痛痛快快给,非得把你遛到生无可恋,心灰意冷,打算放弃时,他才会呱哒一下给你。

这样的事情,没有十件,也有八件了。

我现在已能感知一点点天意,自从能感知一点天意,我索性也不求什么了,爱给不给,不给拉倒,给我就要,不给我也不贪。顺其自然,随遇而安。

我女儿倒很能接受我这种行为。她动不动就被我拉来在遗嘱上签个字,还每次都看看。开始她也烦,后来就习惯了。

现在大了,还能就遗嘱内容发表点意见,比如财产增多了,她会高兴一下,如果哪里不合理,她会要求改。

我不忌讳在小孩子面前谈死,还是那句话,谁能躲开死?

有很多人一生被长辈忌谈生死,却突然被长辈送来一个,一下子就崩塌了。

尤其很多80后、90后的朋友,抗这种打击能力很差。因为平常没铺垫,接受起来就特别难。长辈们总是给他们一种假象,可以天长地久,生生世世。

也许我前生太傲慢了,这辈子才会有这样的命运。

我偶尔也揣测一下天意,看老天爷啥时候把我收回去?

揣测不出来。

那就只能每天做着充分准备,像明天就会死一样预备着,像永远不会死一样生活着。每天匍匐在地,谦卑无比,服从组织安排。

过一天赚一天。

赚一天乐一天。


美文由 笔下文化 编辑,欢迎转载分享!:首页 > 阅·人生 » 【人生感悟】一个每年更新一份遗嘱的人来谈谈生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