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化

【生活感悟】真正厉害的人,都擅长“不解决问题”

真正厉害的人,都擅长“不解决问题”.jpg

好朋友失恋后天天找我哭,我累了可以糊弄TA 吗?

奇葩说这道辩题引发了很多人的讨论,笔下小编印象最深的发言来自李诞。

他说,有人来找他抱怨恋爱问题时,他就劝对方去搞事业;有人来找他倾诉事业难题时,他就劝对方去谈恋爱。

看到这里时,笔下小编边笑边感慨:真正厉害的人,都擅长不解决问题。

为什么问题是难以解决的

笔下文化的一个朋友跟我抱怨,说她雄心勃勃的2021年计划又夭折了。

立志好好吃早饭,可定了8个闹钟也起不来,照旧天天光顾公司楼下的鸡蛋灌饼;

久坐成疾不得不运动,结果只动了点赞收藏健身视频的手指;

想要过断舍离的生活,对象的快递却以每天3个的频率到来,把他们的一居室塞得无处下脚……

很多人都像笔下小编的朋友一样,在生活中发现问题,制定策略,吭哧吭哧地解决问题,但就是解决不了。

也许你觉得,这无非就是毅力不足,或者没找对方法,只要想改,问题总能解决。

然而,哈佛大学成人发展和学习领域的专家——罗伯特·凯根,在他的经典着作《深度转变》中,却提出了一个相反的观点:

改变没有那么容易,存在着一种叫做“动态平衡进程”的力量,使事物停留在原地保持不变。

什么意思?

病毒来了,身体的免疫系统开始工作,消解病毒的影响;

问题来了,心理的免疫系统制造抗体,阻止改变的发生。

在这个系统里,各种运动不断互相抵消,于是我们对改变不断产生免疫力。就像西西弗斯推着巨石,明明拼尽全力,却一次又一次回到原点。

这,就是动态平衡进程。

《深度转变》中有个这样的例子。

一个领导整天都在给下属收拾烂摊子,根本没时间提升自我,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他开始学着放权。

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他不断担心下属会产生“被抛弃感”,放权后工作成果也让他很不满意。或许还有上级的压力,下属的抱怨……

内忧外患之下,一切又回到了那个并不舒适的舒适区——领导还是那个兢兢业业的“包办父母”,下属还是那些没有责任心和自主性的“甩手掌柜”。

动态平衡系统就是这么残酷,它让我们不断产生改变的抗体,把改变打回原形,让问题似乎永远都无法得到解决。

问题其实是内在冲突的提示

如果脸上爆痘,你会怎么办?拿粉刺针挑破,还是用遮瑕膏遮盖?

多数人的第一反应,就是让它赶紧消失。

其实痘痘并非故意让你不痛快,它们争先恐后的冒出来,往往是提醒你:最近熬夜太凶了,姨妈快到了,内分泌出问题了……

问题的存在也是如此,它往往是内在冲突的提示。

笔下小编的一个朋友阿帆,是远近闻名的“舔狗”。

天天追着那些看不上他的女孩,而对他有好感的姑娘呢?看都不看一眼。

在第八次人财两空、心力耗竭之后,阿帆终于忍不住问自己:我干嘛非要一直舔根本不喜欢自己的人,还停不下来呢?

原来,阿帆的妈妈是个典型的“扶弟魔”,在她眼里,自家的兄弟和侄子才是自己人,老公和儿子反倒是外人。有一分钱,肯定填进娘家,而不是给阿帆花;有一块糖,肯定给表兄,阿帆只有眼馋的份。

他想要被妈妈关注,可妈妈的所作所为,都证明着他“不配”。

于是,长大后的阿帆,在亲密关系里不断重复“被妈妈漠视嫌弃-讨好妈妈”的死循环,妄图纠正童年的“错误”,证明自己值得被爱。

舔狗的行为背后,是渴望被爱的执念,和强烈的不配得感的冲突。

心理咨询师王宇,在新书《社交恐惧症》里,也提到:很多社交恐惧症患者,一到社交场合,就会脸红,手抖,口吃……

他们往往会把各种社交技巧当做救命稻草,或者寄希望于心理咨询的魔法,让自己成为在社交场合里侃侃而谈的中心。

可往往只能有一时的好转,能量耗尽之后,又退回自保的壳子中。

王宇认为:

一个人内心的矛盾与冲突最终导致了症状的形成,而症状又强化了心理冲突——他对“自己”更加敌视了。

也就是说,社交恐惧症不只是缺乏沟通技巧这么简单,它背后是内在冲突的外化。

内在冲突实在太痛苦了,就像心理学家曾奇峰所说:在这场战争中,“敌我双方”的战士、枪支、弹药甚至战术,都是这个人自己提供的,所以没有任何人可以支撑下去。

问题是内在冲突的提示,也是内在冲突的出口,有了它,我们才能给自我战争的巨浪“泄洪”,不至于彻底崩溃。

不解决问题,也是可以的

问题是我们的一部分,强行摆脱它,就像做扁桃体切除手术,虽然嗓子不再发炎了,可炎症又会从其他地方发出来。

很多人抱着解决当下问题的目的,去做心理咨询,不断问咨询师:“我该怎么办?你能不能给我一些建议?”

但现实可能会让你失望,因为心理咨询提供的,往往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而是看见、抱持和无条件的接纳。

心理学界曾对长程治疗的来访者做过调查,发现咨询结束多年后,咨询师说过什么,给过什么建议,已经忘了,但他们会记得一些场景,咨询师的动作、神态,咨询室里的感觉。

咨询室就是一个安全的过渡性空间,在这里,一切都是OK的。常年被压抑的想法和欲求,可以被看见;自己都不接纳的一面,可以被允许。

不一定要去做心理咨询,你也能创造这样一个疗愈空间,给自己。

当你被难以解决的问题逼的疲于奔命时,躺平休息,没有什么不可以。

而且,问题不仅是内在冲突的信号,更是一种未被发掘的资源。

《深度转变》认为:如果遇到的问题能转化为经验,那么一旦仓促解决,反而会错过成长的机会。

以后在同类型的问题上,甚至会栽更大的跟头。

多跟问题待一会儿,别急着解决它,很划算。

你可能会问:这样待着就行了吗?以后怎么办?如果我这辈子都躺平了,人不就废了?

怀有这种恐惧的人,往往忘记了高中政治学的唯物论和辩证法:万事万物的存在和发展,都是绝对运动和相对静止的统一。

问题会自然发生改变的,正如春天到了,厚重如山的积雪、坚不可摧的寒冰会融化一般。

笔下小编一个在情感机构工作的朋友说:

有时候我会觉得,失恋的人大可不必花那么多钱上情感课。你感冒了,吃了药是7天,不吃药也是7天,吃药最多就是缓解一下头疼脑热的症状。

别看那么多学员给我们发红包送锦旗,感谢我们救他出苦海,其实没有我们,大部分人3个月后也从失恋中走出来了。

美国西北大学也做过一项调查,针对失恋2周前、刚刚分手、分手几周和几月后的人,询问失恋后的痛苦程度。研究发现,分手后承受的痛苦,其实比事先预测的痛苦程度小得多。

分手后第N天,曾经单曲循环、一听就落泪的歌,现在已经完全无感了;

曾经不敢回想的过去,现在也能随口笑谈了;

曾经以为永远也不会停止想念的人,突然在某个瞬间,定格为褪色泛黄的照片了。

新的工作,新的圈子,新的想法,新的征程,还有好多事情要做,还有好多风景要看。

正如刘擎教授在奇葩说上说:当新叶子长出来时,旧叶子就凋零了。

如果你真的做好了解决问题的准备

那么,为什么有些旧叶子,迟迟不肯落下呢?

心理咨询师李松蔚分享过这样一个案例:

女人抱怨丈夫从不分担家务,为此他们经常吵架,问题却一直没有改善。

于是,李松蔚请她参加了一个“荒谬”的比赛:在不告知伴侣的情况下,让他不帮忙干家务活。忍不住干了,就挣不到100万奖金。

怎么才能拿到这笔钱?

李松蔚提供了一些思路,比如:

1、一看到他干活赶紧接手过来,并且批评他干得不好;

2、不断说他是一个不干家务的人,跟身边每个人说,造成心理暗示;

3、然后大吼大叫,跟他吵,让他在家里呆不住……

女人听完,突然就愣住了,睁大眼睛,仿佛意识到了什么:我好像,现在做的,就是这些事。

这就是心理学中的“悖论提问”。

它不是说你做的还不够,或者指责你辛辛苦苦做了那么多反而错了,而是提供一个新的视角。

回到文章开头,那个放权失败、劳心劳力的老妈子领导,他做了什么,让调动员工主动性不断失败,让问题继续保持下去?

他发现:

1)当他们要求我参与或者接管一切的时候,我没有拒绝;

2)我没有尽可能多的放权;

3)当我应该把工作下放时,我却经常自愿参与相关事务……

嘴上说着放权,身体却很诚实的接过了担子。

正如李松蔚所说:问题不是自然而然就可以存在下去的东西,如果它真的可以长时间保持不变,那你要注意了,一定有人在付出努力。

父母用各种方法帮助孩子改正问题,但恰恰为这个问题赋予了无穷的动力,比如阻止孩子打游戏,谈恋爱等,孩子与父母的斗智斗勇....

当你克服“动态平衡进程”的惯性,开始思考“我做了什么,让问题维持下去”时,更加灵活的方法,就会自然而然的喷涌而出。

很多人都觉得,有了问题就要解决。

不改变,就是不思进取;不做点什么,问题就一直存在。

其实,世界的本质就是无常,永远不变的就是变。

2020至今的疫情似乎也在提醒我们:

我们自己所认为的,自己构建出的稳定的、牢不可摧的生活,在生活的无常面前,就像沙堡一样,潮水一来就被冲垮。

面对复杂、无常和不确定,如何更好的度过一生?

或许就如心理咨询师卢悦所说:

日子每天都要过,

累了就歇一歇,

难过了就哭出来,

不想面对就先搁置。

蓦然回首,也许我们突然就发现,在腐朽的枯枝败叶之上,已发出满树新芽。


美文由 笔下文化 编辑,欢迎转载分享!:首页 > 阅·人生 » 【生活感悟】真正厉害的人,都擅长“不解决问题”

生活感悟哦!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