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化

【生活感悟】心灵,要遭遇哪几种孤独?

心灵,要遭遇哪几种孤独?.gif

广义来看,人一直在“心灵成长”,一直在遇见“未知的自己”。

只不过有人还没上升到意识,对痛苦并未觉知,一旦被觉知痛苦就降低,这是被精神分析反复印证过的。

之前,你一直往火坑里跳又不知为何,这是“双重痛苦”,一边忍受被火烤的炙热,一边又对“不知为何”苦恼不已。

当你知道因何一次次跳入火坑时,就知晓了“为什么”,后者让痛苦有了确认,一旦有了确认,把控力就会提升,你就不那么害怕了,就会有“哦,原来如此”的通透感。

与此同时,你知道原因后,难道还会跳火坑跳得那么频繁么?“火坑”含义很广,无论关系里的伤害、还是自身无力感、孤独感、还是抑郁强迫这些所谓的症状。

“知道痛苦的原委”是心灵成长的首要任务。

这个“知道”却不简单,绝非某个权威给答案或建议,你认可了,然后就好了——这是幻想。

真正的“知道”要去“体验”,要在真实场景或关系中重现并疗愈,那才是知道,佛家称为“顿悟”。

不断顿悟的过程就是心灵成长的过程,就是疗愈的过程,就是告别过去自我,迎接新生自我的过程。

本文,我试图与你分享其中的“坎”,只有不断翻越这一道道坎,才最终获得解放,这个“坎”我称为“心灵成长的孤独”。

我不按照步骤描述,而是单独呈现,但你要清晰,它们都是混合在一起的,都会出现在其中任何一个阶段。

第一种:现实的孤独

“金钱”作为人类相互链接的手段,一定首当其冲。

贫困地区的心理问题一点都不少,只是,那里的人们顾不上什么心理成长,填饱肚子是首要任务。

马斯洛的需求金字塔清晰呈现了这一点:一个不被满足底层需求的人,无法进入上一层。

至今回老家,老乡问我做什么,我若说“心理”,他们则一脸愕然,若说“给孩子辅导作业”,他们就明白,“哦,当老师不错”。

倘若告诉老乡,需要花钱找个陌生人聊天,他一定觉得我疯了,有这些钱还不如吃顿好吃的呢。

这就是基本需求,在很多人眼中“吃”才是王道,太多人穷怕了,吃好穿暖等几乎同于“心理满足”。

现如今,“食物”因为其易得性和可控性,依旧是有些人获得心理满足的首选。

我很支持那些公益的心理普及、心理治疗。

因为除了钱,很多人缺乏“心理资源”,也是个现实问题。

痛苦无处倾诉如同牙疼找不到牙医一样难受,再没几个说心里话的朋友,压抑是必然的,在相对落后的农村,有人就是被这样憋屈死、憋屈疯的。

若收入尚可、思想尚可、资源也尚可,接下来的现实就是“不被理解”。

前几天和一朋友喝茶,他电话响了,那边说“我心里很委屈,想找你说说话”,于是他们聊了半个多钟头。

这就是典型的“寻求理解”,一个人还有知己可以通宵聊天诉说心事,孤独感一定降低,我常说“孤独一旦被分享就没那么孤独了”。

痛苦也是,一旦被分担就没那么痛苦了。

但现实却不如意,说心里话的人越来越少,甚至越是“朋友”越隔离,很多的攀比、功利、羞耻心在起作用,每个人都在向对方展示好的一面,不好的一面自然就被隐藏了。

有些来访不能告诉家人朋友,他在接受心理咨询。

告诉一个不理解自己的人,痛苦不是被分担,而是被强化,这是“二次痛苦”。

太多走在心灵成长路上的人,一次次被家人用心灵成长作为攻击的武器:“还学心理学呢,还做咨询呢,还心灵成长呢,都不如不学,越学越犯浑了你!”

——这些充满“戾气”的言语暴力活生生响在耳边,力量弱的人很容易被灼伤,毕竟那些使用语言暴力的人打小没学会宽容,说话又硬又生又冷,长满了刺。

第二种:投射的孤独

“投射”的概念经常被滥用,基本一点就是但凡觉得别人不好,就会被认为是投射,这是不公平的。

第二点是“世间万物都是内心的投射”,人们信了这话,不是说这话不对,而是过度相信会扭曲认知,会增加自我攻击的可能。

投射原本是潜意识的发生,当事人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是“把潜意识不接受的部分投在了他人(事)身上”,这是种防御,是一种无意识的保护。毕竟,让青春痘长在别人脸上会让好受些。

你不必让“投射”替他人背黑锅。

任何关系,都绝不是其中一方的投射,而是复杂的心理过程,复杂到只有对彼此无意识相当清晰之人才能辨别。

“我觉得你讨厌我”——究竟是你认为自己不值得被喜欢?还是你做了什么让对方讨厌你?还是对方就是讨厌你?——我想,唯有深刻而坦诚的关系才能大致区分。

“投射孤独”的前提,是排除了对方的东西,只剩你本人的投射,比如上面的例子,“是你觉得自己不够好”才会“觉得对方讨厌你”,接下来才有可能去探索“为什么?”

大量的“生活投射”让人苦不堪言,最典型的就亲子关系:“我知道要给孩子包容,但我就是很生气,就忍不住吼他、骂他、揍他”。

太多人被这类投射折磨,然后愧疚,然后继续重复。

“你小时候被暴力对待才会这样对孩子”——这是幼稚的自以为是,把复杂情感总结成公式没有任何意义。

这也带有某种自恋,为何孩子需要你接纳?凭什么不给就更糟?自以为是不仅让你本人苦恼,还剥夺了孩子的特质。

解决这个难题的第一步,就是去除“投射”,不要自怨自艾,不要认为是投射惹的祸,而是“分离”。

先要把“你”和“孩子”看做是2个人,而非“你”和“投射的自己”,后者其实是一个人。

既要探究“你”,也要探究“孩子”。那些不接受的互动姑且保留,并不是鼓励你继续打骂,而是“对打骂孩子的自己”进行理解。

一旦扭转这个认知,投射就被意识化了,就不用拿原本保护我们的东西当做攻击自身的借口。

“我这样做是可以被理解的”,而不是“我这样做是不应该的、有罪的”,至于如何理解,就需要继续探索了。

顺便说句,一旦有专业人士说“你是投射,是把你的痛苦强加在孩子身上,因为你曾被你的父母这样对待过”——的时候,无需自责。

你要确信:这个专业人士不专业,他正在用分析指责你,以此满足他的分析需要。

第三种:反转的孤独

“反转”是我命名的,它不是个词汇,是个潜意识过程,唯有将此过程进行到底并实现某种渴望,才会获得成长。

用咨访关系举例:

如果咨询过程很顺利,如果来访是个“好来访”,基本可断定“他并没足够信任你”、他在用保护自己的方式与你咨询。

用温尼科特话来说就是“来访者正在用其假自体与你工作”。

而暴力分析会强化他的假自体。他越会觉得你危险,越不能放开自己,就越不能谈真实想法,咨询就会中断。

只有他的“真自体”和你互动时治疗才开始,我把这个“真自体”称为“内在小孩”。

内在小孩可不那么好惹,他会脆弱、警惕,会愤怒、挑剔,会真像个孩子一样阴晴不定、无所顾忌。

这样的时候,你还能接住吗?当这孩子哭闹、抓破你脸的时候,你还会爱他吗?

关系的伤害恰恰来自“孩子时刻”,若是“成人时刻”则很少会被攻击到,因为防护无处不在。

只有来访者变成了“孩子”,并用孩子的状态与你打交道,你们有许多“孩子时刻”,才有机会碰触真实需求,才有机会帮他“反转”。

内在小孩任何的激惹,都在表达“我这么糟糕你还接受我吗?”。

你一次次接住这孩子,他被一次次证实“原来我这样是可以被另一个人所接受”的时候,他就不再用“糟糕”的方式表达了,就获得了心灵成长。

同理,咨询关系也可以延伸到亲子关系、伴侣关系。考证一个人究竟爱不爱你就是在你不够好、不够顺从的时候。

有了“我是值得被好好对待的”、“就算我不好也没关系”的体验,我就说你现实了“反转”。

反转之后,你才可以不“投射”给孩子,才能拥有良好亲密关系。

很多人“反转失败了”,多次失望后开始怀疑“世上真有好人吗,存在真爱吗?”。

我来告诉你,世界上虽不存在无条件的爱,但的确存在真爱,的确有人愿意接纳你。

只是,你不必被狭小的圈子框住了思想。

第四种:缓慢与反复

太多人不是没能力获得成长,而是太着急了。

我认为,这个社会本身就太着急了,人们刚吃饱饭没几天,就被鞭策着考第一,被逼着优秀,这催生了大量焦虑。

于是,一个人活着不再为了自己,而是为了“被看见”。

被看见的筹码就是“要优秀”、“成绩要好”、“赚钱要多”、“房子车子要豪华”、“职位要高”、“孩子要同样优秀”……

这个过程人是相当孤独的,因为他失去了自己的全部或者一部分。

同时又不能承受缓慢,好像前面有个要求和目标:“只有快速解决了痛苦,我才足够好”,这样的心灵成长本身就是焦虑。

更别说什么“反复”了,“为何成长那么久还是赚不来钱、处理不好关系?”,反复之所以是常态,是因为习惯的模式不可能被全部清理。

潜意识认为:“完全清理掉痛苦就是背叛”,背叛的不是别人,恰恰是你自己——“你觉得过去的自己简直白活了”。

故此,要尊重潜意识运行的规律,如同社会进程,绝非一下就从农耕社会跳到网络社会,其中必然要经历工业革命和现代科技发展阶段,就算全球网络化的今天,也会在某些区域依然保持农耕文化,甚至狩猎文化、原始文化。

它们不也都与科技文化共存吗?

人格也如此:就算成长起效了,有时还是会被刺激“打回解放前”,这是正常的,而不是你失败了。

我们的目标是携带过去一部分模式继续前行,而不是大换血。接受缓慢与反复,是人格成熟的标志之一,“大跃进”只会带来额外创伤。

第五种:失去的哀悼

我们不但要接受缓慢与反复,还要哀悼失去的部分旧有模式。

就像一个农民站在被工厂占领的田地旁潸然泪下。

他知道工业会给自己带来更大的财富与便利,但依旧舍不得庄稼地,因为那里有他的汗水、他的岁月,难道不该为此哭泣吗?不该怀念吗?不该哀悼吗?

如同你的顺从与讨好维系了多年,它们曾让你远离危险和冲突,让你得到了一部分重视,让你还有用。现在,成长不代表你要攻击所有人,你的不讨好更不代表要杀死过去的自我。

你只是换了部分生存策略而已,就像那个农民,换了部分谋生的方式。

他可以偶尔租一小块地种种菜,保留部分过去的模样,如今,“城市小菜园”之所以如此时髦,就是满足了父母那一代人的“丧失情结”,绝不仅仅是吃个新鲜菜那么简单。

记住,过去绝不可被抹杀,而是要哀悼和告别。


无论多么难堪的旧模式都有当时存在的价值。

潜意识以为,离开了某种“熟悉之地”,一定会有诸多不适应、一定会怅然若失,也一定需要表达,才能真正“人格独立”,如同刚离开父母外地求学的孩子,要一封一封写家书、打视频。

哀悼失去,就是成长本身。

作者:冰千里


美文由 笔下文化 编辑,欢迎转载分享!:首页 > 阅·人生 » 【生活感悟】心灵,要遭遇哪几种孤独?

生活感悟哦!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