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化

【生活感悟】女人最大的成熟,是接受这三个平凡

女人最大的成熟,是接受这三个平凡.jpg

明天是我47岁生日,人老了的一个标志就是不爱过生日,还不如给自己和读者写一篇生日寄语更有仪式感。

很多人把“老”和“成熟”划等号,其实这两者之间并没有必然关系。

而在我看来一个人“成熟”的标志,就是接受三个“平凡” 。

父母是平凡的,自己是平凡的,孩子是平凡的。

理解父母是平凡的

高考失利的那个暑假,天天在家里哭,父母在旁边数落。

我被数落的恼羞成怒,突然冒出一句:“谁让你们没本事,不想想办法!”

其实这句话非但没水平也没道理,因为我妈那时候是教育局的领导,她已经利用职权帮我查了分。

结果并不是判错了,而是我就是考的太烂了!

人的一切痛苦,都是源于对自己无能的愤怒。

对父母的怨恨,也不过是为自己的无能找一个出口而已。

只有接受父母是平凡的,才能开始为自己的人生负责。

道理虽然是这么一回事,但是放下对父母的期待的确很难。

去年我参加领导力大师Dr. Marshall Goldsmith的大师课。

课上他问大家:“你不能接受自己父母什么?” 我说我不能忍受我爸每次发微信都以惊叹号结束。

他问我:“你爸多大岁数了?” 我说:“81”。

他反问:“你不能接受一个81岁的老头标点符号用的不对?”

话音一落,全场一百多人哄堂大笑。

坐下来后我仔细想了想一个惊叹号到底招着我什么了?

想想是因为我爸脾气暴躁,经常因为一些小事大发雷霆,而那个惊叹号总是把我拉回小时候被他吓得半死还大气不敢出的回忆。

其实,父母年轻的时候是平凡的年轻人,有他们的局限性和性格缺陷。

然而,在他们的那个年代,以他们的所知,他们已经做到了自己的最好。

现在他们是平凡的老人,他们的局限性和性格缺陷非但不会改变。

反而在对死亡的恐惧中放大,变得更加啰嗦,不讲道理,甚至有时不可理喻。

然而,和父母和解既是一场和时间的赛跑,也是对自己的解脱。

余生很长,我不想负重前行,更不想留有遗憾。

我想和我平凡的父母,享受每一分钟。

接纳自己是平凡的

35岁那年的冬天,有天下了班走在小区里,脑子里突然冒出来一句:“This is it!”

我的人生看起来也就如此了,我不可能成为梦想中的主持人,更不可能成为马云那样的企业家。

想到这儿,我突然有一种从高处往下坠落的绝望感。

在此之前,无论遇到什么挫败我都会告诉自己,我还年轻,还有的是时间,早晚有一天我会从nobody变成somebody。

而那一刻,我突然意识到“还有的是时间”这句话已经离我渐行渐远了,同样渐行渐远的是想要成为somebody的梦想。

张爱玲说出名要趁早。我没戏了!

你知道人买彩票买的是什么?

他买的其实不是彩票,而是兑奖前幻想的权利。

只要中彩的号码还没有宣布,所有买了彩票的人都会抱着一线希望,幻想着自己中了彩能拿那钱干嘛。

而在35岁的那一刻,我突然意识到我的彩票可能永远都不会中了。

我注定就是一个平凡的人。

在此之后有相当一段时间,我都在慢慢咀嚼这份苦涩的不甘,所谓的中年危机大概就是如此吧?

直到有一天我看到一句话:

“The difference between ordinary and extraordinary is just that little ‘extra’.”

这句话像闪电一样击中了我。

闹了半天,平凡和不平凡之间的距离不过就是多做的那一点,多学的那一些,多走的那一步。

如果我每天都多做一点点,日拱一卒,时间长了我不就从平凡的“ordinary”变成不平凡的“extraordinary” 了吗?

于是37岁那年,我开启了我的英雄之旅 —— 去英国读了在职博士。

毕业那年我44岁,辞去了百万年薪的外企工作开始夫妻创业。

正如我在《职得》书里写的:

所谓英雄并不是不平凡的人,而是平凡的人做出不平凡的努力。

你我皆可成为英雄!

王小波在《黄金时代》中写道:

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我有好多奢望。

我想爱,想吃,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

后来我才知道,生活就是个缓慢受锤的过程,人一天天老下去,奢望也一天天消失。

但奢望不是希望。

想要一夜成名就是奢望,想要靠自己的努力,一点点变好就是希望。

妄想症和正常人的区别也在于此。

所谓成熟,就是明白自己手里拿的不是彩票而是一张船票。

人生如渡,只有放下对自己的执念,接纳自己,才能平心静气的前行。

接受孩子是平凡的

有一项调查显示90%的父母都认为自己孩子的长相高于平均值。

这在心理学上把它称之为“积极幻想”。

的确,初为人母的都有一种幻觉,觉得我们家孩子跟别人家的都不一样,就连我们家娃拉的屎都比别人家娃的更有型!

虽然我是现在这副鬼样子,但是我孩子一定有个不一样的人生!

所以,我们拼命的送孩子去各种兴趣班,生怕他们的天赋异禀被自己耽误了。

我当然也不能免俗。

但慢慢的,随着孩子一天天长大,我发现儿子越来越像我俩。

无论是身高体重智商性格,甚至走路的样子都惊人的像。

但即便是这样,我心里还是笃定的相信,我的孩子不一般。

他还小,现在还看不出来,说不定以后就慢慢看出来他的不一般了。

结果呢?

钢琴放弃了,游泳也没坚持。

等他到了15岁,我才终于开始接受,他可能就是一个平凡的孩子,并没有什么过人的天赋。

以他现在的成绩,考藤校连想都不要想!

哎,上次买彩票没中,这次又买了一张,还TMD没中!

我的沮丧和懊悔自然而然的演变成对儿子的唠叨,让他很烦。

前几个月,他在一个夏令营的结业演讲中讲到:

“我想跟在座的父母说:‘你的孩子并不是你的勋章,不要总把自己的期望放在他们的身上’"。

等他下来以后,一个美国妈妈走过来拍着他的肩膀说:

“你讲的很好,但是相信我,等你有了孩子就会理解,孩子就是你的勋章!”

看来天下父母都一样,什么海淀妈妈,顺义妈妈,美国妈妈也一样!

生命中有些人就是来渡我们的,尤其是那些给我们带来烦恼的人。

我儿子就是来渡我的。

我很清楚的知道,我如此不能接受他是一个平凡的孩子,还是因为接纳自己的功课还没有做到满分。

人生如渡,只有来时的船,没有归去的帆。最后与你风雨同舟的,只有自己。

父母也好,孩子也好,其实说到底,还是我们能否真正的接纳自己。

这其实也是我们一生的功课。

所以怎么才能做到真正的接纳呢?

我想要做到真正的接纳就离不开“同理心”。

带着同理心看自己的时候,我经常会对自己说:

“你真的很努力了,你走的已经不是extra 一步了,无论生意做成啥样,都值得为自己喝彩!

是,虽说出名要趁早,但真正有才华的人早晚都会露出的。

最起码我找到了可以为之付出一辈子的事业。

既然是一辈子的事儿,那急啥呢?

路还长,时间还有的是,先好好活着比什么都强。

经常也有学员问我:

“可是老师,你不是说要过不将就的人生吗?接受平凡,难道不就是向命运妥协吗?或者为自己的懒惰找借口?”

相信我,这个问题我反复问过自己N多遍,曾经百思不得其解。

从小我就被我妈教育“压力就是动力”,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正是“自己还不够好”这个想法像小鞭子一样抽着自己才有了今天的我。

然而,现在我终于明白了,接纳自己的平凡并不是妥协而是与自己和解。

知道我既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好,也不是自己认为的那么差,我就是我。

而也只有先和自己和解了,才能有长久的动力去改变。

这种改变不是为了证明给别人看,而是为了一个单纯的理由——成为更好的自己。

所以,当我说接纳自己的时候并不是说就不需要努力了。

而是懂得并不是所有的努力都必然会在你想要的时间,给你想要的结果。

无论结果如何,我都是值得被爱的。

所谓以出世之心做入世之事,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我不能说自己已经完全做到了,我承认我还是会逼自己太紧,也还是会对儿子偶露狰狞。

但是盼着自己成仙儿本身也是一种执念。

如果我每天都涨那么一点点智慧,学会放下一点点,接纳自己和他人多一点点,早晚我也会成仙儿的。

心理治疗师会告诉你,包括在《共情的力量》书里也讲到“找到能接纳我们的人的时候,我们才能全然的接纳自己”。

因为真正的疗愈只有在全然的接纳中才能发生。

呃,真心不是我想撒狗粮,但是于我而言,我老公Hubert是第一个全然接纳我的人。

他接纳我的野心和缺乏耐心,也接纳我对自己的不接纳,他让我相信无论我是多么的不完美。

我都是值得被爱的,这让我在不知不觉中被疗愈了。

尽管在外人眼里,我们俩之间,我是那个更星光灿烂的人。

但我比谁都清楚,如果没有他,我就是一个外强中干,缺乏安全感的家伙。

所以管别人说什么,把自己的小日子过好就行!

其实,我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到底积了什么德,在24岁的时候遇到他。

但我知道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If you have been blessed, bless others.”

是的,既然我是如此的幸运,余生我会用尽全力帮助他人找到真正的自己,成为他们故事里的英雄。

这就是我一生的使命。

47岁的今天,我紧紧攥着手中的船票,带着感恩的心,渡人,渡己。

作者:高琳


美文由 笔下文化 编辑,欢迎转载分享!:首页 > 阅·人生 » 【生活感悟】女人最大的成熟,是接受这三个平凡

生活感悟哦!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