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化

【人生感悟】谢灵运:人生最大的坑,是不自知

谢灵运:人生最大的坑,是不自知.jpg

谢灵运是山水诗的鼻祖,其诗歌深刻影响着后世,就连李白也是他的超级粉丝,曾经去谢灵运的故地游览,并写出了“脚着谢公屐,身登青云梯”、“谢公宿处今安在,绿水荡漾清猿啼”这样的句子,倾慕之心,溢于言表。

谢灵运是幸运的。

他出身于当时的第一流家族陈郡谢家,是东晋名将谢玄的嫡孙,一生下来便尊贵无比,将同龄人远远抛在身后。

而因为他父亲谢瑍早逝,谢灵运更是18岁就继承了康乐公的爵位,少年得志,莫过于此。

再加上他从小聪明好学,博览群书,因而文采斐然,“文章之美,与颜延之为江左第一”。

每当他写出了一首好诗,便很快倾动江南,引无数人竞点赞。

谢灵运还是当时的时尚先驱,不管是乘坐的马车,还是身穿的衣服,都务求精美艳丽、与众不同,他的每一次创新,都使当时人争相模仿。

而他的派头也很足,每次外出,“四人契衣裙,三人捉坐席”——四个仆人为他扶衣裳,三个仆人为他拿坐席,就连这也成了一时风尚。

然而他又是不幸的。

高贵的门第,显赫的爵位,超世的文采,巨大的名声,这些在常人眼中可望不可即的东西,却并没有让他的人生一帆风顺、得偿所愿,反而使他屡屡受挫,最后竟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而这一切,都源于他的不自知。


由于生长富贵,又多才多艺,谢灵运一开始就对自己寄予了很高的期望。

他不想做一个混吃等死的公爷,也不想被人们误解为一个简单的文学弄臣,他认为凭借自己的才能,足以参与国政、位居公辅,再现祖上的荣光。

可惜的是,这样的梦想没有让他脚踏实地、奋发图强,反而使他走上了一条眼高手低、目空一切的道路,并最终决定了他的命运。

谢灵运出仕的时候,正是士族衰落、刘裕崛起的时候,因为他是公爵,起点很高,一出仕便担任了琅琊王司马德文的属官,后来又给当时的一个权臣刘毅做了五年的秘书,直到刘裕和刘毅争权,刘毅失败自杀,谢灵运又被调回了京城。

当时,很多刘毅的属官都被杀害,但谢灵运还是受到了刘裕的一定礼遇,被任命为了秘书丞。

然而,本该庆幸的谢灵运,却毫不自知,开始不断发牢骚,抱怨朝廷。

刘裕取代东晋、登上帝位之后,谢灵运被降爵为侯,又被安排做了一个小官。

谢灵运非常失望,认为朝廷不了解他,天天在家生闷气。

等到刘裕去世,少帝即位,谢灵运变本加厉,竟然在朝廷里煽风点火,诽谤当权的宰相。

于是,谢灵运被贬出京城,做了永嘉太守。

谢灵运从来没有反省过,为什么当权者对自己总是不待见。

他习惯性地认为,是自己才能太高,所以大家才都嫉妒他,而别人越是嫉妒越是防范,就说明自己的才能越是突出。

知道这个“真相”之后,谢灵运开始彻底放飞自我。


我们都知道,谢灵运爱好山水,并且以山水诗而闻名后世。

但你可能并不知道,为什么他明明都在做官,还有这么多时间游山玩水。

其实对他来说,这个问题很简单。

到永嘉之后,身为地方的最高官员,谢灵运想的不是踏踏实实工作,做出业绩,而是怎么玩、去哪里玩之类的“严肃”问题。

至于地方的政务、民间的疾苦,大诗人是不管的。

在工作岗位上,他长期旷工,一出去就是十天半个月,他最在乎的事就两件,一是游山,一是写诗。

在永嘉,他写了很多山水诗,其中最着名的一首是《登池上楼》:

潜虬媚幽姿,飞鸿响远音。

薄霄愧云浮,栖川怍渊沉。

进德智所拙,退耕力不任。

徇禄反穷海,卧疴对空林。

衾枕昧节候,褰开暂窥临。

倾耳聆波澜,举目眺岖嵚。

初景革绪风,新阳改故阴。

池塘生春草,园柳变鸣禽。

祁祁伤豳歌,萋萋感楚吟。

索居易永久,离群难处心。

持操岂独古,无闷征在今。

这首诗写出了谢灵运进退维谷的矛盾境遇,一边是想要大展宏图,一边是想要归隐田园,但现实却是两边都得不到。

虽然有美好的景致,可是诗人也无心留恋,终于闷闷不乐。

在永嘉,谢灵运只待了一年,把周围的山山水水都看遍了之后,他就称病辞职了。

谢灵运就这样失去了一个证明自己工作能力的机会,但因为这段时间他的诗文得到广泛的流传,他的名气反而越来越大,这也让他越来越失去平常心,变得越来越浮躁和张扬。

一个不能清醒认识自己的人,现实迟早会让他付出必要的代价。


如果之前的仕途不顺,还可以说是谢灵运遇人不淑,那么等宋文帝刘义隆即位之后,他则终于遇到了一个欣赏自己的人——尤其是,这个人还是最高统治者,这其中的意味不言自喻。

照理说,谢灵运这回应该好好表现、力争上游了,但实际上,他的表现依然令人失望。

做为谢灵运的粉丝,宋文帝对谢灵运可谓一宠再宠,先是让谢灵运做秘书监,接着,交给了他一个重要的政治任务——修撰晋书。

然而谢灵运还是表现得志不在此,不但对秘书监这个官职无感,而且对宋文帝分派的工作任务也完全不放在心上,对于修撰晋书这件事,他只是草草地写了目录,就不写了。

宋文帝非常大度,即使谢灵运交了白卷,还是升了他的官,任命他为侍中,要知道,侍中这个官,谢安也曾经做过,时常陪伴皇帝的左右,是非常清贵显要的官职。

但谢灵运还是心存不满,他不在工作上好好表现自己,反而认为宋文帝是在消遣他,要不然,怎么只让自己陪着喝酒、写诗呢?

他总是认为自己应该位居宰辅,却从来没有想过,在所有的时间里,自己都没有表现出过政治上的才干。

就在这个时期,他发出了一个历史上非常着名的牢骚:

天下才共一石,曹子建独得八斗,我得一斗,自古及今共用一斗。

大意是,除了曹子建和我,在座的各位都是渣渣。

结果是可以预料的,他把所有人都得罪了。

从出仕到现在,他得到的机会不可谓不多,但所有的机会,都被他自己白白浪费了。

因为意气不平,他又称病请假了——只是请假,还没辞职。

他又把心思放在了整顿园林和出游上,又是一出去玩就是十天半个月。

宋文帝实在看不下去了,又不想伤害他的自尊心,只好小心翼翼地提醒他辞职。

心态不端正,再多的机会也是白给。


不知不觉,谢灵运已经四十五岁了

无官一身轻的谢灵运,并没有时间反省自我,他依然表现得像个孩子,穷奢极欲,游乐无度。

他常常带着数百人的队伍,专门去攀登没有人踏足过的野山,仆人为他砍树开路,他穿着“谢公屐”,在后边一边缓步,一边酝酿着诗意,逍遥惬意至极。

他在老家会稽县也经常聚众玩乐,声势之大,往往惊动地方。

一来二往的,谢灵运和太守就闹了矛盾。

一次,谢灵运喝高了,在野外就脱光了衣服玩裸奔,还一边大喊大叫,太守看不过去,就让人提醒谢灵运矜持一点,谢灵运却说:“我大喊大叫,关那傻X什么事!”

身为地方豪强,谢灵运还想扩充祖业,占湖为田,宋文帝都答应了,但太守却不答应;多次拉锯之下,自感被谢灵运侮辱太甚的太守大怒,于是索性收集证据,诬告谢灵运造反。

宋文帝当然知道谢灵运一介书生,根本没有造反的胆子,但也不好再让谢灵运回去祸害地方了,于是任命谢灵运为临川内史。

谁也没有想到,这是谢灵运人生当中的最后一个官职。

在临川内史任上,他依然像在永嘉时的那样,放飞自我,不理政务,天天游山玩水,有关部门实在看不下去了,就派人来抓他回去。

而谢灵运头脑发热之下,竟然兴兵拒捕,还写了一首反诗:

韩亡子房奋,秦帝鲁连耻,

本自江海人,忠义感君子。

他自比张良、鲁仲连,暗示要推翻朝廷,做一番大事业。

其实谁都知道,这不过是书生之勇,一时气话,可当真也可不当真。

谢灵运失败被抓住之后,朝中的官员都认为他太放肆了,主张对他施以极刑,可宋文帝还是爱才,只是判他戴罪流放广州。

可惜谢灵运还是不珍惜不悔改,在去往广州的路上,他竟然找了几个人劫救自己,结果当场被抓。

这次,连宋文帝都无语了,终于判了他死刑。

真正令人悲哀的是,谢灵运直到临死,都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缺乏自省的人生,是不完整的

谢灵运尽管出身高贵,博学多才,可他却始终不能正视自己,反省自己。

高贵也好,多才也好,名气也好,反而都成了他的负累,让他一生都活在矛盾之中。

他的诗歌流传千古,但他自己的人生,却终究以失败结尾,只留给后人一声哀叹。

他的人生经历警示我们,不管是做人,还是做事,都不要过高估计自己,不要故意贬低他人。

罗素说:“过分的自信很容易使人产生毁灭性的傲慢。”

就像谢灵运,一个太过傲慢的人,即使有才华也发挥不出,即使得到机会也抓不住,即使屡次受挫也从不悔改,把一手好牌都白白浪费。

人生最大的坑,就是不自知。


美文由 笔下文化 编辑,欢迎转载分享!:首页 > 阅·人生 » 【人生感悟】谢灵运:人生最大的坑,是不自知

人生感悟哦!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