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化

【人生感悟】人到中年的最大目标:活着,不崩溃

人到中年的最大目标:活着,不崩溃.jpg

人,即使活到八九十岁,有母亲便可以多少还有点孩子气。”这是老舍说过的一句话。

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很多人在失去至亲之后,可以瞬间成熟。因为他们要开始习惯,没有人为自己遮风挡雨的日子了。

此时,人生路上关于困境、责任、使命的相关问题也会接踵而至。

今天这本《我想做一个能在你的葬礼上描述你一生的人》,就讲述了人在失去庇护后,面对种种难题时,需要以何种姿态去面对。

这本书是由包括贾平凹、史铁生、沈从文等在内的多名作家合著而成,透过他们的文字,我们可以窥见丰富的人生况味,和深刻的生命哲理。


父母,是我们在尘世最后一道屏障

书中,贾平凹和自己的母亲,在西安生活了十四年。他的母亲在一场大病后,身体的各个器官开始衰竭,贾平凹不得不听从医生的建议,带母亲回老家维持治疗。

回到老家的母亲,因为身旁一直都有儿女们的细心伺候,所以她即便挂着吊瓶,也可以安心闭眼睡去。母亲十分确定,当瓶子里的药水流完,会有人立刻帮她换上一瓶新的液体。

这样持续到第三天,母亲如同往日一般睡去,却再也没有醒来。

贾平凹坚信母亲没有离开自己,他不相信母亲已经死亡的事实。每次他打喷嚏时,他会觉得是母亲在牵挂着自己;每次他写作时,还能隐约听见母亲叫自己的声音。

直到很久以后,贾平凹才接受了母亲永远离开自己的事实。他开始发现,虽然自己不用再为母亲的病情担忧,但他出远门,也不再有人对着自己啰啰嗦嗦地叮咛了;当他有了好吃的好喝的,也不知道要给谁送去。

当他再次回到西安家里,去到母亲住过的房间,家里摆设依旧,他依旧愿意自我欺骗,告诉自己母亲只不过是下乡居住了。

直到母亲去世三周年,需要举办一场仪式,他终于忍不住大哭起来,接受了母亲彻底离开自己的事实。

毕淑敏在《破冰北极点》一书中说到:“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

离开了父母,那种独自闯荡人生的孤独感真的深入到了骨髓,很多时候,我们也只剩下自己去直面死亡。

趁着父母健在,无论我们多忙,也应该预留一些时间陪伴父母。而不是等父母故去,留给自己不可挽回的遗憾。


只要活着,人生就有无限可能

书中,史铁生二十岁的时候,双腿残废,再也无法行走,他只能靠着给别人画彩蛋打发日子。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越来越觉得,这种生活不是自己想要的。他开始意识到,自己的人生应该可以有些其他选择,于是他在尝试了多种选择后,决定写作。

只不过,史铁生的母亲一直不能接受,医生说她的儿子已经没有办法被医好的事实。她执着地去给儿子找丈夫、打听偏方。她希望儿子多配合自己一次,因为那样他就多了一种好起来的可能。

直到有一次,她因为熏儿子的腿,对儿子造成了烫伤。医生说她的这种行为,很可能要了自己儿子的命,母亲才最终放弃。

当母亲看着儿子抱着写小说,可以救自己出困境的信念是那样的强烈,母亲也开始鼓励儿子创作小说。她不顾风雨推儿子去看电影,不辞辛劳去帮助儿子借书。

最终,史铁生发表了自己的小说,也陆陆续续获了奖。他终于如愿凭借着写作,找到了活下去的力量。他甚至可以在独处中,静静地享受悲伤。

其实,遭遇失败不可怕,可怕的是自己再也难以走出困境。

很多人在爱情中受了伤,就再也不相信爱情。他们说,当自己经历很多以后,其实挺难再去认识新的人,也没有勇气去开始一段新的关系。

殊不知,我们只有停止了悲观的心态,换个角度去体验人生,我们才能知道生活中还有其他可能。而最终明白,那些塑造我们的,其实是自己人生中遇到的一个又一个的困境。


所谓美,其实是发现自我的过程

书中,在萧红的回忆里,鲁迅不再是那个一针见血看时代的人。他有明朗的笑声,有轻快的步伐,还会把自己读过的美学,变成一份穿搭指南。

如果说鲁迅是一位时尚穿搭博主,似乎也毫无违和感。

比如,萧红有一次穿了一件带格子的咖啡色裙子,配的是一件红上衣。当她问鲁迅是否好看时,鲁迅却说不大漂亮。

在鲁迅看来,红上衣应该配红裙子或者是黑裙子,如果把红色和咖啡色放到一起,整体就会显得很浑浊。

同理,鲁迅说绿裙子也不能配紫上衣,红裙子也不能和白上衣搭配。

而且,衣服不仅在配色上有讲究,衣服上是否带有格子也会影响人的视觉感受。

在鲁迅眼中,如果胖人要选择带有格子的衣物,一定不能选横格,因为横格的衣服会把人往两边裂开,让人看着更宽,而选择竖条,才会给人以高的视角享受。

同时,穿鞋子也有讲究,脚长的人最好选用黑鞋子,脚短的人则选用白鞋更多一些。

听了鲁迅的一席话,萧红才知道,原来美学还具有这样的魅力。

著名物理学家爱因斯坦曾有两份手迹在日本现身,其中一份就简短地记载了他的幸福生活理念,那就是:“相比纷纷扰扰地追逐成功,宁静谦逊的生活更让人快乐。”

生活中,有的人的爱好是画画,有的人热衷于跑步,有人喜欢钻研做菜,有人则沉迷于爱花养花。其实这些人都有一个共同点,他们善于在忙碌的日子里,找到生活中的那些美。


一个懂得承担责任的人,

往往更容易获得一些机遇

书中,教育家傅斯年笔下出现过一个叫蔡先生的人。蔡先生到北大的第一年,班上有个同学,不仅长着一副官僚面孔,还总是做些让人感到不舒服的事。

久而久之,这位同学引起了很多人的不满,有人就匿名写了一张“讨伐”他的告示,贴在北大的公告栏。没想到这张告示,让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了骂这个同学的事件中。

而傅斯年,也很不喜欢这位同学,但是他用的是另一种,看似为该同学打抱不平,实则是进一步挖苦同学的招式。

后来,蔡先生在一次演说中,提到了这件事。他认为大家的处理方式不对,遇到这种事,正确的处理方式应该是看在同学之谊的份上,对他加以规劝,实在不行,也应该向学校领导反应

如果匿名讨伐,这会让本身行为欠佳的人,更加难以悔改,也会让参与进这件事的人,丧失自我的品性。

蔡先生的一席话,让傅斯年受到了强烈的振动。从此以后,他做事情再也不匿名,也不再推卸自我的责任,他学会了承担责任,而那些匿名的帖子,也慢慢开始减少,甚至绝迹了。

威尔逊说:“责任感与机遇成正比。”这就说明了,一个懂得承担责任的人,往往更容易获得一些机遇,收获好人缘,收获好风水。

虽然承担责任,很多时候会让人觉得很不好受,但是却也可以让人体会到尽责的乐趣,。而当人可以坦荡地前行,生活也就充满了意义和价值。


命运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

重要的是找到你人生的使命

书中,沈从文给张兆和写了很多信,在信中,他亲昵地称呼张兆和为三三。他告诉三三自己的思念,也把自己旅途中的一切见闻,诉诸笔端,说给三三听。

他写到自己在一次旅途中,站在船上看水,得到的许多智慧。

在那一天,不仅山头的夕阳让他无比感动,水底的各色圆石也带给他以美的享受,看着眼前的这一切美景,他的心也跟着纯净了。

而从那些不远处的拉船人,那些站立在石摊上拉船人的姿势中,沈从文看到了感动。他不仅不可怜这些人的辛劳,反而对他们生出无比敬畏之心。

因为他从这群人的身上,看到了他们对生的忠实态度,他们只不过是在用自己的方式,担负起自己的那份命运。他们所做的一切,只不过是为了自己,为了儿女们可以活下去。

而不管怎么活,他们却从不逃避为了活而应有的一切努力。

他们就那么默默地,在自己的那份习惯生活里、命运里,无怨无悔地迎来四时更替。

沈从文在感动中,也开始希望自己活得长一些,并期待自己也可以在时光中,用自己的力量,为所谓的人生,书写一份使命。

是啊,不管一个人身处什么岗位,无论他出生高低贵贱,只要用心去做,那也就活出了属于自己的精彩。

我们每一个努力的瞬间,都是一次靠近梦想的实践,最终都可能化为自我生命的成就。

正如奥普拉说的那样:“一个人可以非常清贫、困顿、低微,但是不可以没有梦想。只要梦想一天,只要梦想存在一天,就可以改变自己的处境。


你是否想过,自己活着的使命是什么?

不管你给自己赋予了什么样的人生使命,在这条活着的路上,一定少不了艰辛和努力,其实重要的并不是我们最后成为了一个什么样的人,而是我们最终是不是可以对自我感到些许满意。

愿我们都可以收获一颗宁静的心,然后让使命的种子在心底萌芽滋长,伸出地面,遇到阳光。

解读:沈栀暖


美文由 笔下文化 编辑,欢迎转载分享!:首页 > 阅·人生 » 【人生感悟】人到中年的最大目标:活着,不崩溃

人生感悟哦!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