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化

【人生感悟】所有人类都是一身毛病

所有人类都是一身毛病.jpg

我越来越相信,所有人类都是上辈子积德不够才在今生又转生为人,而不是一株植物或者一只飞鸟。所有人类都是一身毛病。

但是如果我们放下妄念,还是能活得有个人样儿,哪怕在今生。

放下自我做最基本的事

二十年来,在请客吃饭这件事儿上见到的不靠谱的人和不靠谱的行为倒是比比皆是,奇葩争奇斗艳。

颜纯钩老师是我漫长的写作、出版生涯中遇上的最好的编辑和书商之一。

罗列颜纯钩的好,发现全是非常简单的事情,但是和社会常规做法相比,竟然是如此难得:

他主动找到我是因为他觉得我写了一本内容奇怪而文字绮丽的小说,而不是因为我的名气可以帮他挣钱;

他在下印厂之前,打印了全部稿件快递给我最后确定,以后每一版都这么做,到现在已经接近二十版了;

他在每次印刷之后不等书籍入库就和我结算版税,然后寄给我一张支票;

他每年和我吃两次饭,每次吃饭都问我两个问题,最近累不累,最近在写什么。


有些人只是放下自我,做好最基本最本分的事儿,这样做很久,就成了最好。

这些人习惯性地少想,把一辈子当成一天过,颜纯钩就是这些极少数人中的一个。我要向他学习,做另外一个。

如果还有最后一天可以活

在过去的时间里,我基本处于一种心绪不宁的状态里,工作和生活之间的界限渐渐消失,周末和假期与平时工作时间的差别越来越小,各种类型的担心一直在脑海里盘旋。

后来朋友问我:

如果还有最后一天可以活,你会干什么?

我心里盘算,冒出来的念头如下:

早餐我吃煎饼(加个蛋)、上海小笼包(不要太精致,街边摊儿上的才有鲜肉和好面拼斗出来的那种销魂),配卤煮,就苏格兰单桶威士忌。

我沿着河边跑十公里,不带手机、沿途不拍照、不看配速,铆足劲儿跑,跑完喝一罐冰镇可乐,如果还渴,就再喝一罐冰镇可乐。

在西山找座山或者二环以内找座庙,我看看夕阳,就凉啤酒。

这么多年了,“临深履薄”的意识深入骨髓,还是在失去意识之前自己回到自己的床上,挑一块碎玉,拨一个电话,大喊一声“我爱你”,然后关机,睡去,死去。


以上这些关于最后一天的念头翻滚完毕,我的结论是:

生而为人,如果不能每周都有这么一个最后一天,

至少每月、至少每年要有这么一个最后一天吧?

多做些小而美的实事

我们太忙了,一个国家已经很大,一个自我已经肿胀,一个手机总在不停地有新信息进来,一个脑子总在忙着思考天下大事、往圣绝学、时下热点。

但实际上,放下手机,放下心中那些似乎放不下的所谓大事儿,天也不会塌。

关于怎么渡完这一生,记得多做些“小而美”的实事,比如刷字、涂鸦、侃山、论书。

鲁迅在遗嘱里说:

孩子长大,倘无才能,可寻点小事情过活,万不可去做空头文学家或美术家。

一千年过去了,司马光权倾天下,司马光撕逼王安石,甚至司马光的文章和长相都已经湮灭在历史的尘埃里,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

只剩一个“司马光砸缸”和一部《资治通鉴》如山川大地般亘古常新。


美文由 笔下文化 编辑,欢迎转载分享!:首页 > 阅·人生 » 【人生感悟】所有人类都是一身毛病

人生感悟哦!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