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化

【人生感悟】成长,是终生的事业

成长,是终生的事业.jpg

90年代的王朔,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的作品,整整影响了一代人。

一部《渴望》,成为那个时代的神话;

一部《编辑部的故事》,成为了中国情景喜剧的开山鼻祖;

一部《动物凶猛》改编成的电影《阳光灿烂的日子》,惊艳全球,获奖无数。

他的故事,有着桀骜不驯的风格,让读者看过之后,欲罢不能。

他的文字,充斥着对时代的刻画,也透露着对人生的思考,那是一种脱去了“严肃”外衣,流露出“讽刺精神”的“大众文学”。

今天,兹心带来的这本书,是王朔的“冲动”之作——《动物凶猛》。

说这本书“冲动”,是因为王朔将青春的肆意妄为与无拘无束体现的淋漓尽致。

热血、懵懂、躁动、无奈,在王朔的笔下,显得如此真实,一段尘蒙的青春岁月,也因此露出它原有的光泽。

莫峻曾说:“青春会远去,爱不会;生活会老去,少年不会。少年与爱永不老去,即便披荆斩棘,丢失怒马鲜衣。”

尝尽青春惆怅,才知岁月彷徨;历经奔波沧桑,才晓少年难忘。

年少总有几分苦涩,青春常带几分嚣张,但时光过去,总会留下无数回忆和偶尔的少年倔强。

青春,除了热血,还有冲动与迷惘

莎士比亚曾说:“青春时代是一个短暂的美梦,当你醒来时,它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对于所有人而言,“青春”的回忆,总是显得弥足珍贵,因为它的存在,证明了曾经的冲动、 热血与迷惘。

就像故事里的“我”,逃课、打群架、拍姑娘,整日无所事事,最荣耀的时刻就是打架赢过对方。

一次为朋友“报仇”,“我”把一个在班级里比较要好的同学往死里打,这也赢得朋友们的称赞,于是“我”也挺着胸脯,洋洋得意。

那时的孩子,本性不坏,只不过有太多的迷茫和彷徨,让躁动的心无法安稳下来,只能通过暴力与反叛,来彰显青春的狂放。

就像作者开篇说的那样:“我羡慕那些来自乡村的孩子,因为他们有一个精神寄托以自我慰藉。而对于我而言,自然是虚无的,缺少精神支柱的。

而正是在这迷茫与困惑中,让“我”逐渐意识到打架与暴力的乏味,最终走上了所有人都该去走的路。

其实,青春从来都无法回头,但它让我们看到了成长的样子。

每个人都会经历青春中的风雨,重要的是我们在这个过程中选择如何面对。

正如《麦田里的守望者》中的霍尔顿,虽然一开始选择了逃跑,却在最后的时刻,认清了自己的职责,成为了悬崖边上的“守卫者”,守护着孩子最后的一片“净土”。

人们常说:“跨不过的青春,叫疼痛;跨过了的青春,才叫成长。”

兹心也是这么认为的,无论青春多么迷人,少年终要长大。

如果想不通青春的迷茫,那就继续前行,总有一天,会不再慌张,也总有一天,会告别迷茫。

英雄,其实就陪在我们身边

每个孩子心中,都住着一个英雄:或是无所不能的超人,或是劫富济贫的豪侠,或是“青山埋骨”的忠臣,或是浴血奋战的战士。

而这些英雄最开始的形象,便是来自于父亲。

就如书中的“我”看到父亲出征的那一刻,心中充满了对战场的向往和对父亲的崇拜。

长大后,却发现父亲和自己想象的并不一样。

父亲也许并非是战争英雄,而且可能还是个逃兵,因为很多人都在战场上壮烈牺牲了,可他却安然无恙。

逐渐地,这份从对父亲的崇拜与向往,变成了惧怕与厌恶,而父亲对待“我”的叛逆,也是异常严苛。

一次,“我”带米兰回家,正好撞见了父亲,可这一次,父亲并没有骂“我”,而是循循善诱,让我好好读书,做革命事业的可靠接班人。

这让“我”对父亲,有了新的了解。后来,“我”知道了父亲并不是“逃兵”,而是真正的“战斗英雄”,而那一次次打骂,不过是“恨铁不成钢”,虽然这种观念很落后,却也是父亲内敛的爱的表现。

父爱如山,父亲对于情感的表达便不细腻,但为了孩子,也会变成无所不能的英雄。

《银河补习班》中的马皓文因为一次失误,从“城市英雄”沦为遭人唾弃的罪犯,妻子与她离婚,孩子也与他分别。

直到七年后,他看到了成绩垫底的儿子,为了弥补自己的过失,为了让孩子重新拾信心,他开始了对孩子的拯救。

最终,他成就了孩子,也成为了孩子眼中真正的英雄。

北岛说:“父亲是一本书,没有华丽的词句,却有道不尽的真实。”

在青春年少懵懂之时,总觉得自己已经长大了,对于沉默无言的父亲,再也发现不了他的伟大。

直到后来才明白,父亲的疲惫与不堪,是为了替我们挡住了外面的风吹雨打。

兹心也曾幻想过英雄的样子,但长大才发现,英雄就在身边。

因为,父亲都是家中的英雄。

初恋,不过是一场爱而不得的梦

张爱玲曾在《红玫瑰与白玫瑰》中写到:

也许每一个男子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致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窗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饭粘子,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

在那个懵懂青涩的年代,每个人都会遇见自己的朱砂痣与白月光,那种朦胧的情感,直到很多年后,依旧刻骨铭心。

自从“我”见到米兰照片的那一刻起,便陷入了一场自我幻想的单相思。

虽然之后,凭借自己的勇气和米兰相识,米兰也跟随“我”一起,与朋友见了面,然而,故事也到此为止。

米兰一开始就以认弟弟的方式与“我”保持距离,同朋友高晋的亲密交往,更是让“我”不知所措。

“我”在一旁死去活来,而米兰却对他一无所知。直到后来,她循着自己的轨迹消失了,而“我”却添加了一段不堪回首的经历。

其实,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初恋不过是一场爱而不得的梦,人们追忆的,大多是当时的纯真与新鲜。

就像《夏洛特烦恼》中的夏洛,哪怕穿越,也依旧惦念着秋雅。

可结果,当纯真沾染上烟火,当感情附着上俗气,初恋也变成了白米饭与蚊子血。

他以为的爱情,不过是时间带来的假象,那些自以为是的眷恋,也只是利益关系的纠葛。

其实,初恋这件事,美就美在未经世事,情窦初开,那些过去的小美好,小确幸,往往给少年迷惘带来一份温暖,一种可能。

兹心觉得,我们真正怀念的,并不是初恋,而是那种摒弃杂念,回归本真的爱。

也正是因为这份爱的存在,才会让我们更加珍惜如今的生活,和现在所爱的人。

梦想,总有一天和现实握手言和

不知何时起,我们活成了自己最讨厌的样子。

从朝气蓬勃的少年,变成老成世故的中年人,不再热血,也丢了梦想,整日为了生活蝇营狗苟,为了名利奔波追逐。

王朔在书中写到:“长大以后,我的梦想还和小时候一样遥远,唯一不同的是我已经不打算实现它了。

20年的时光,将少年的痕迹擦抹得一干二净,留下的只有对过去的怀念与想象。

三十岁以后的“我”,过上不倾心却体面生活,不再执着那个单纯的英雄梦,而是变得老实许多,只为不辜负喜好者的期望和嘉勉。

“我”失去了年少时最迷人的姑娘,娶了一个爱自己的老婆,过着大多数人的生活,被淹没在暗淡的人群中,若不是那一次同学会,没有人会再提起“我”的名字。

同学会上,“我”突然发现,年少的凶猛,早已不复存在,每个人都变成了软弱的中年人。

有人说,成长,就是被驯化的过程,可实际上,在成长的路上,我们会逐渐明白,再美丽的诗和远方,也抵不过眼前的油盐酱醋。

从来没人能真正的出淤泥而不染,为了生活,总要与现实有所妥协。

生存的规则,世俗的秩序,让人们逐渐明白了,梦想不能解决温饱,喜欢也不一定成为必须。

当一个聪明的成年人想要活下去,必然要在梦想与现实间找到平衡的位置。

作家美亚说:“当你看过世界,见过众生,才发现你要见的世面,是你自己内心的勇敢和自信。

兹心觉得,或许我们活成了最讨厌的人,但同时也是拥有了让梦想与现实握手言和的勇气。

虽然圆滑世故很让人讨厌,但唯有这样,才能在冰冷的现实中,保护好自己现有的生活。

毕竟,唯有此时与世界和平相处,才有机会再让梦想照进现实。


瑞斯卡说:“人生的旅程就是这样,用大把时间迷茫,在几个瞬间成长。

那些童年的幻想,总有一天会分崩离析;那些青春的坚持,也会有一天为成长让路。

人越长大,越会明白隐忍,越会懂得克制,那些冲动的荷尔蒙,总会在一夜间,会退回生命的角落,不再轻易露头。

而王朔对“少年心性”这四个字,有太多的体会,这才有了他对那个时代少年完整的解答。

而我们总会在那些如梦似幻的“英雄主义”,那些梦想与现实的执拗,那些义气和爱情的抉择中找到共鸣。

就如王朔书中所写:“没有那么多故事,也可以把他人的故事,安在自己身上。”

其实,每个年纪都有每个年纪的追求,年少的轻狂与中年的责任,从没有对错之分,只有值得与否。

青春的无奈与成长的悲欢,总要学着释怀与理解,少年的凶猛虽不在,但还会有美好的生活值得怀念。

胡适说:“昨日种种,皆成今我。

成长总要意味着失去,但那又怎样,只要内心强大,不迷失自我,那生命终会有精彩,人生亦无所怨。

解读:琳小柒


美文由 笔下文化 编辑,欢迎转载分享!:首页 > 阅·人生 » 【人生感悟】成长,是终生的事业

人生感悟哦!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