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化

【生活感悟】为什么我们同时热爱并憎恨生活?

为什么我们同时热爱并憎恨生活?.jpg

明天以及有关明天的计划有可能一点意义也没有,除非你充分地与当下的现实接触,因为你生活在当下而且只生活在当下。除了当下的现实,并不存在着其他的现实,因此,即使一个人可以永生,为了将来而活也意味着永远地与生活失之交臂。

我们就像是陷在蜂蜜中被粘住的苍蝇。生活甜美得令我们不愿放弃,然而我们越深陷其中就越是会被困住、受局限,并会变得越来越沮丧。

我们同时热爱并憎恨生活。我们与人坠入爱河,留恋自己的财产,结果却被因其而产生的焦虑所折磨。

冲突不仅仅存在于我们自身和周围的世界之间,它也存在于我们和我们自己之间。难于驾驭的自然既在我们身边也在我们的内部。

令人气恼的“人生”既可爱又易逝,既令人愉悦又使人痛苦,既是福也是祸,它同时也是我们自己肉身的生命。

这就好像我们被分成了两部分。一方面存在着一个具有意识的“我”,同时充满好奇和困惑,是一个陷在困局中的人。在另一方面,还有一个“我”,这个“我”是自然——任性的肉体以及它身上并存着的美丽而令人沮丧的局限性——的一部分。

“我”把自己想象为一个理性的人,永远在批评“我”的无理取闹,因为“我”的激情使“我”陷入了麻烦,因为“我”非常容易受到痛苦且恼人的疾病的侵袭,因为“我”所拥有的身体器官会衰竭,并且,因为“我”的胃口永远没法被满足——胃口就是被设计成这样的,如果你试图用一次最终的“暴食”来延缓它的欲求,你就会生病。

或许关于“我”、关于自然和宇宙,最使人气恼的一件事是它们永远都不“好好待着”。这就像是一个永远不会被人抓住的漂亮女人,她的轻浮恰好也是她的魅力。世界的非持久性和不确定性是它的热闹及美好的一部分。

这就是为什么诗人们在写到变化、写到“人生的短暂”时会创作出他们最好的篇什。这类诗作的美丽之处在于一种比怀旧的语调更多的东西,它带来了哽咽在喉的感动。

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

诗人们看到了这一真相:生活、变化、运动以及不安全感,只是同一个东西的许多个名字。要说在哪儿能发现真相的话,那么就是在这儿,真相就是美丽,因为运动和韵律都包含在所有值得人爱的事物的精髓里。

那么,“我”抗拒“我”的变化和周遭世界的变化,这难道不是一个奇怪的反复无常和一个不自然的自相矛盾吗?因为变化不光只是一种摧毁性的力量。每一种存在形式事实上都是一种运动的模式,每一个生物都像河流,如果不“流出”的话,也就绝不可能“流入”。

生与死并不是两种相反的力量;它们恰是看待同一力量的两种方式,因为“运动”着的变化既是建设者也是破坏者。因为人体是运动、循环、呼吸和消化功能的复合体,所以它才能生存。因此,拒斥变化和试图紧抓着生命就好像屏住呼吸一样:如果你坚持得太久,就会害死自己。

在认为我们自己被划分成了“我”和“我”时,我们很容易忘记,意识也正是因处于运动中才存在的。它是变动流(stream of change)中的一部分、一个产物,正如身体与整个自然界的关系那样。

如果你仔细地观察,就会发现意识——你称作“我”的那个东西——事实上是由持续变动中的经历、感受、想法和感觉构成的一股流。

你无法抓牢生活,就像你不能将一条河放在桶里带走。要是你试图将流动的水抓住并放入一只桶内,这只能清楚地表明你并不懂得流水的性质而且你将永远失望,因为水是不会在桶内流动的。想“拥有”流水,你必须放手让它走、让它奔流起来。对生活和对上帝而言,也是如此。


美文由 笔下文化 编辑,欢迎转载分享!:首页 > 阅·人生 » 【生活感悟】为什么我们同时热爱并憎恨生活?

生活感悟哦!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