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化

【生活感悟】天地有大美而不言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jpg

庖丁解牛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是庄子的句子,我很喜欢。

庄子谈美,很少以艺术举例,反而是从大自然、从一般生活中去发现美。庄子讲美学,最动人的一段是“庖丁解牛”。“庖丁”是肢解牛的屠夫,在一般人的印象中,屠宰的工作,杀猪解牛,血淋淋的,似乎一无美感可言。

可是“庖丁”认真专注,在肢解牛的动作中,使当时上层阶级的文惠君震动了。某一天,他或许正看完了《歌剧魅影》,或听完了“柏林爱乐”的演奏,走回家去,刚好经过庖丁正在解牛的作坊,他没有匆匆走过,他停了一下,仔细观察庖丁的动作。

他讶异极了!他发现庖丁在肢解牛时,干净利落,有极美好的动作,可以媲美“桑林之舞”;肢解牛时,也有极美的声音,可以媲美“咸池之乐”。

用今天的话来说,文惠君竟然在屠宰场感觉到了比在剧院或音乐厅里更美,也更动人心魂的舞蹈与音乐。因此,每次读完“庖丁解牛”,我都会问自己,我为什么还要花那么多钱到剧院或音乐厅?

如果我们不懂得在生活中感觉无所不在的美,三天两头跑剧院、音乐厅、画廊,也只是鄙俗的附庸风雅吧!

“庖丁解牛”惊醒了文惠君艺术的假象,返回到生活现实,寻找真正的美。庖丁其实是真正的艺术家,他告诉文惠君:刚开始到屠宰场,负责肢解牛的身体,他是用砍的、割的,弄得一手血淋淋,的确不美。

日复一日,经由一种专注,在工作中可以历练出一种美。他告诉我们:牛的关节,看起来盘根错节,其实可以理出头绪。因为专注,他逐渐看不见整只牛,他只专心在局部的骨节。

他说:骨节与骨节之间,有空隙,手中的刀刃,薄到没有厚度,因此“以无厚入有间,游刃有余”。“游刃有余”,我们今天还在用的成语,正是来自庄子的这段故事。

“游刃有余”是生命有了挥洒的自由,“游刃有余”是自己的身体感觉到了空间的自由。“游刃有余”是使自己从许多牵绊与束缚中解放出来,还原到纯粹的自我。

“游刃有余”正是美的最纯粹经验。我们感觉不到美,做事就绑手绑脚。我们一旦感觉到美,做任何事,都可以游刃有余。

 生活美学的起点

什么是美?美的定义是什么?美的范围是什么?我们可以从哲学的角度去谈论美的定义,也可以从艺术史切入来介绍古代埃及产生了哪些优美的艺术品,或者古代印度、中国有多美好的雕像或书法作品。

如果现在不是从哲学切入,也不从艺术史切入,我想可以从一个非常好的角度,就是从“生活”切入。

我特别将“生活”两个字放在“美学”前面,是希望美学不要太理论,不只是在大学里的一堂课,不只是一些学者、专家拿来做研究的题目,而希望美学,最后能真实体现在我们的日常生活里。

我常常有这样的感觉:现在社会已经相当富有了,各式各样的艺术活动非常频繁。如果从生活美学的角度来谈,我们会觉得现在有这么丰富的画展、音乐会、表演等艺术活动,许多大学设有舞蹈系、音乐系、美术系、戏剧系,都是跟艺术相关的科系,但为什么常有朋友忽然就会提出一个疑问:“我们的生活品质为什么没有相对地提高?”

我们希望在生活美学里,“美”不再虚无缥缈,不再只是学者专家口中的一些理论,我们希望“美”能够踏踏实实在我们的生活里体现出来。

西方人常常讲“景观”,就是说你的住家有没有 View。当坐在窗口可以眺望出去的一个空间,例如可以看到河、看到山,甚至是一条漂亮的街道,行道树绿油油的,这些都叫作“景观”。大家可以来检查自己的住家,看看从窗口望见的是什么。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后期我刚从欧洲回来,有个好朋友将台北南港附近一栋公寓的四楼免费让我借住。那栋公寓取名为“翠湖新城”,听到这名字就知道View一定很好,虽然铝门窗做得粗糙,房间也不怎样,可是我打开窗户,可以看到不远处有一个小池塘,其实称不上湖,但水面全是布袋莲。

布袋莲是一种浮在水面上的绿色植物,夏天会开出漂亮的紫花。我很高兴地住下来,写作、读书、听音乐时,都可以从窗口看到这个翠湖。大自然真的可以治疗我们,可以让我们整个繁忙的心情放轻松找回自己。

我觉得如果给自己一个窗口,其实是给自己一个悠闲的可能,有一个空间你可以眺望,你可以在那边看着日出日落,看着潮水的上涨与退去,你会感觉到生命与大自然有许许多多的对话。

我觉得生活美学的重点是,你甚至不一定要离开家,不一定每天去赶音乐会、赶画廊的展览、赶艺术表演。我很大胆地说一句话:“艺术并不等于美。”

我一直希望在生活美学里,我们要强调的美,并不只是匆忙地去赶艺术的集会,而是能够给自己一个静下来反省自我感受的空间。

你的眼睛、你的耳朵,你的视觉、你的听觉,可以听到美的东西、可以看到美的东西,甚至你做一道菜可以品尝到美的滋味,这才是生活美学。我会从这样的基准点去重新审视“美”在现实生活面的角色。

作者:蒋勋

美文由 笔下文化 编辑,欢迎转载分享!:首页 > 阅·人生 » 【生活感悟】天地有大美而不言

生活感悟哦!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