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化

【生活感悟】真实的自己,就是最美的自己

真实的自己,就是最美的自己.jpg

你了解自己的身体么

我们对自己的身体了解有多少?我们会有习惯在镜子里看自己吗?

一个女性,在镜子里画眉毛,涂口红,照着镜子化妆;一个男生面对镜子刮胡子,这些都不是我要讲的“面对镜子”。

面对镜子,是说:你什么都不做,只是凝视镜子里的自己。可能一年两年,镜子里的你,就发生很大的变化。

比如说我们现在可能会在阿姆斯特丹博物馆里,看到17世纪荷兰画家伦勃朗24岁画的一张自画像。画中的他很年轻很漂亮,意气风发。那24岁的我们,有没有留下这样的一张相呢?

2000年,是千禧年。人类很少有机会碰到后面有三个零的年代,上一次三个零就是1000年。每个国家大概都在想,我们要怎么纪念千禧年。

那为了纪念千禧年,伦敦策划了一系列的事件。其中非常重要的一个事件,就是伦勃朗的自画像展览。他们从全世界博物馆,借了60张伦勃朗从年轻到老的自画像,有24岁的,有30岁的,也有40岁的。

伦勃朗一生中,两个妻子都比他早走,孩子也都比他早走。晚年的他非常孤单。所以,他60岁左右的自画像非常动人。

面对他的自画像,你简直不能想象,这个人在镜子里看到了苍老孤独。他的自画像好像是一种对自己的凝视,好像在问说:活着的这个身体,到底有什么意义?

那是我看过最感动的一次展览。可是也因为那个展览,我忽然就问我自己:为什么我在台北的故宫,北京的故宫,几乎看不到人像画?

我们的画大多都是山水画。宋元的山水里,人都画的好小好小,你不用放大镜,几乎都找不到。

那在千山万水的、被大家称赞说意境很高的这些画里,为什么缺乏了人?为什么缺少了像伦勃朗这种从年轻到老,对自己的身体的一种凝视?

直到今天,我们在面对自己身体的时候,我们是不是还背负着一个文明里面的禁忌?

你的身体是被神祝福的

前一阵子,有一个上了年纪的朋友,常常脖子僵硬、头痛。他说:“哎呀,活到60岁,我才发现有一个头在脖子上。”

他讲的这句话,好奇怪。只有等身体某一处地方痛了、病了,我们才会发现身体的存在。那我们能不能用另外一个方法,感觉这个身体?

比如在2021年的东京奥运,我跟很多人一起看转播。你可以感觉到岛屿大众的一种快乐。那个快乐是我们看到好漂亮的身体,你觉得里面有一种美。

可是也不要忘记,那个身体的美,他的传统是希腊,奥林匹克这个字是来自希腊的。

公元前776年,那个距离现在2000多年前的运动场,在奥林匹亚已经被发现了。当时他们每四年聚在一起,做投标枪、掷铁饼、举重、跳高、赛跑各项的竞技。在他们比赛的过程当中,运动员全部是赤裸着身体。

所以,雕刻家有机会看到在运动当中身体的肌肉,骨骼的变化,他们像花一样的绽放。希腊的雕刻,全部都是运动员的身体。后来被称为阿波罗、维纳斯的,都是附加了一个神话。事实上,运动员他们就是身体最完美的典范。

希腊人认为,一个人体能的高峰是在18岁到21岁。21岁以后,身体的体能就在下降。

我第一次读到这个讯息,都快哭出来了。因为那时候我已经过了21岁了。在身体体能最完美的时候,我根本没有认识自己的身体。

所以有时候我们在奥林匹克运动会看到这些运动员,如果他今年没有发展到他体能的极限,他会大哭。因为他不知道四年以后他身体是不是已经在下降。

希腊给了全世界一个了不起的礼物,就是爱你的身体,赞美你的身体。你的身体在最完美的时候,是被神所祝福的。

真实的自己,就是最美的自己

中国的人像缺席是一个严重的问题。一直到明清,人像都在缺席;直到近代,可能人像还是在缺席。

我在东海大学做美术系的系主任的时候,学校规定仿造西方的教育制度,学美术的学生都要做人体素描,就是画裸体模特,可是我找不到模特。

后来辗转的找到一位林小姐,然后我们要寄薪水给她,要透过她的朋友转给她。她不让我们知道她真实的姓名,她来自哪里。1980年代,台湾对于身体的禁忌还是这么严重。

如果你心里面有一个结,如果你对身体有这么多的恐惧害怕,把自己捆绑起来,你不可能会画出非常动人的身体。

我常常用一个字叫做说“解严”,可是,到2021年我们的身体可能还没有解严。身体的解严是敢于面对自己的身体。

所以这一次看2021的东京奥运,我比较快乐,是因为我觉得那些身体是不是透过转播,让这个岛屿上的人意识到身体挑战极限可以这么美。

我们的身体里,从小有一个东西叫儒家。他连笑都不能随便笑,他连哭也不能随便哭。因为儒家认为,喜怒哀乐不要随便让人家看到。最后,身体变成一个没有表情的身体,所以我们可能不知道我们的身体。

因此我鼓励大家,有一天洗完澡、面对镜子,好好的凝视一下自己。你在镜子里看自己,尝试用铅笔、圆珠笔、钢笔或是毛笔,把自己记录下来。

那个过程就是对自己的凝视,里面有一个部分是在思考我是谁。世界上有我或没有我有什么差别?

我记得当时在画班里面,有一位朋友是比较重度的残障,长期坐在轮椅上。有一天,他忽然说:老师,我画了自画像,你们要不要看?

他拿出来的时候,我记得现场好多人都哭了。因为他画了一个全裸坐在轮椅上的身体。我们第一次看到裤子底下的腿有点像树根一样的扭曲着。

可是很奇怪,做过这个功课之后,他完全健康了。他后来常常穿短裤,也很敢在别人面前,让别人看他肢体残缺的部分。那就是他自己。

所以我想,自画像的重要不是去虚假的做唯美,自画像的重要是回来认识自己,回来做自己。所有真实的自己,大概都是最美的自己。


美文由 笔下文化 编辑,欢迎转载分享!:首页 > 阅·人生 » 【生活感悟】真实的自己,就是最美的自己

生活感悟哦! ()
分享到: